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旭润】击鼓(小甜水)四

忠犬攻×人妻受

夫夫同游人间打怪升级

下章希望能有小甜肉

润玉一生毁誉参半,弑父杀弟囚禁嫡母,罔顾人伦委身魔君,桩桩件件足够让他在诛仙台上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偏这天下又让他治理的四海升平六界和乐。

在旁人眼中他是太上忘情的无情至尊,或许连润玉自己都觉得那句天道无情正是应验在他身上。

只有旭凤固执的将他从冷冷清清的三十三重天拉下,认定他依旧是那个风光霁月温润如玉的兄长。

而如今他只觉得心神俱裂,满口鲜血落地炸开满地冰晶。

“小漁仙倌!”月绯急呼一声,只见自己面前的白衣仙子发出喑哑凄厉的痛呼,口中鲜血落在地上却成了片片冰晶。

润玉伸出右手,手腕上萦绕着一道金光,道道符咒缠绕其中。

月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天帝金印,润玉自称一介散仙,身上有如何会有天帝加之于身的封印。

“此处并非人间,动用神力便不算毁了与斗姆元君的誓约……”他言道最后近乎咬牙切齿。

腕上金光流动,竟如同锁链一般碎裂消散。

月绯不知他是敌是友,握紧手中法器戒备道:“你究竟是何人,竟能解开天帝的封印。”

他转过头,眉目低垂看着面前的女子。依旧是那张风光霁月的容颜,可眼中的温润如玉尽数褪去,只剩下上位者的冷峻霸道。

龙吟震天,一条白龙拔地而起,卷起水底万丈波澜。月绯本是水族,自不怕水,如今却是觉得这水中波澜要将自己撕的粉碎。

她仰起头,心中忽然一震——龙五百年生角,角龙千年生翼,实为应龙。应龙居九天,以尾划江河。少时读书,《诸神纪》里的句子突然越上心头。

水神不过是天界任命管理水系的天神,应龙才是这四海真正的主人,天下水系皆为他驱使。

月绯心中渐冷,莫非小漁仙倌真身应龙,被天帝忌惮,所以这才万道封印加身,如今他冲破封印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白龙俯下身子冷眼看着面如土色的月绯:“你老实在这等着朕。”

一道白光疾如闪电在月绯面前骤起,随即那条应龙消散不见。

月绯挣扎起身却发现四周冰墙拔地而起,将她困在当中。

旭凤以那片逆鳞为媒介,借润玉的法力方才调动四海之水前来破阵,如今被水系法力反噬,身形摇摇欲坠。

临渊被水底翻滚的巨浪震出一口鲜血:“这都杀不死你,真是遗憾。”

“你不是临渊,”旭凤抬起头,“你到底是谁?”

临渊看着他,俊美的脸上生起一丝邪气:“那我是谁?”

“梵净天伏魔阵?”旭凤冷笑,“这六界能伤我的不多,你是谁?”

临渊微微一笑,竖起食指摇了摇:“并非小神伤了你,严格来说是魔君自己伤的自己。”

“鬼王别来无恙。”一道身影翩然落在旭凤身旁,旭凤心中一松坦然落于那袭白衣怀中。

润玉双手抱紧怀中人,冷眼看向临渊。临渊面不改色:“天帝久违了。”

润玉幻化出一柄雪白长剑:“你附身在太湖水神身上就是为了布这伏魔阵,到是给了朕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鬼王不置可否。

“杀你的机会。”润玉话音未落便拔地而起,裹挟这万千水雾直奔鬼王而去。

附在临渊身上的鬼王自是不敢正面应战,他掠身躲过润玉一击,哈哈大笑:“魔尊借那逆鳞与你神力相通,水火相克,你动用一分神力便会伤他一分。可笑你给他的定情之物,如今却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润玉心中一惊,连忙看向旭凤,之间他眉头紧皱十分痛苦。

鬼王借机化作一团黑雾扬长而去:“天帝陛下,恕不奉陪了。”

润玉欲追,又恐怕伤及旭凤,只得眼睁睁看着鬼王离去。

月绯跪在润玉面前不敢多言半句,谁能想到那谦谦君子模样的小仙子竟是九重天的帝君,绕是她生性爽朗明快也万万不敢造次。

润玉坐在床边一只手与旭凤十指交缠,另一只手轻轻抚过他额前的碎发。

月绯不敢抬头,却不禁想起那些隐晦的宫帏辛密。当今天帝实在生了一张惹人怜爱的好相貌,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这些词语不足形容其万一。

可是关于他的传闻无不透露出这位君主的铁腕冷血,更何况她刚刚亲眼所见帝王之怒雷霆万钧,也不知那魔君如何消受这狠辣美人。

月绯正胡乱想着,只听润玉清清冷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秦淮河已被四海之水荡涤清净,水中那些邪祟也都化为乌有了,本座无意深究,今后若再生事端本座绝不姑息。”

“谢陛下隆恩,”月绯咬着牙抬起头来,“敢问陛下打算如何处置临渊。”

“让他好好在太湖给朕静思己过。”润玉无意追究这个本就倒霉透顶的小仙君。

月绯顿时大喜过望,俯身谢恩。

旭凤破阵遭水灵反噬,重伤昏迷,各路仙医流水一般进了璇玑宫,得到的答案无外乎魔君性命无虞静养便可,可是因逆鳞产生的神力相通却让众医家束手无策。

不过好在这相通是单方面的,若是旭凤使用法力并不会伤及润玉半分。

有医仙大胆进言,水火不容,除非一方散尽修为,方可保魔君平安。

天帝闻言沉思良久,众仙想劝又不敢劝。

璇玑宫远离凌霄殿,本是天界最冷清的所在。

旭凤醒来的时候正值午夜,星河流转,润玉穿着寝衣睡在榻边,依旧与他十指相扣。

那人睡着是一副天真纯良模样,长发贴在脸侧,乖顺的依偎着自己的手臂。

旭凤情不自禁将手掌贴上润玉脸颊,他本为旭凤守夜,自是警醒,当即睁开眼睛。

“睡了一夜好多了,”旭凤向他眨眨眼睛,“哥你上来好睡。”

润玉翻身上床用手臂还住旭凤的腰身,将头也埋在他的颈窝里。

旭凤抱住他:“怎么这样冷?”

润玉并不出声只是任由对方将他裹进怀中,旭凤用手轻轻安抚着他的脊背:“是我不好,让兄长担心了。”

润玉贪恋他身上的暖意,紧紧拥住对方还不够,索性两腿伸进旭凤两腿之间。

“哥哥若是还觉得冷不如变出龙尾缠在我身上。”旭凤笑道。

“旭凤,”良久润玉才低声说道,“若有一日我修为散尽,那你定要寸步不离护我周全。”



PS:其实我写这么多只是为了铺垫到下章开个车

润玉的人设大概就是在别人面前霸道总裁,在二凤面前可怜弱小又无辜亲亲抱抱举高高

以润玉所处的地位他不可能只有温润如玉的一面,但是他所有的温柔一定都给了旭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