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安利给大家适合黄皮用的口红,都是我日常用的。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五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3958271414065

大家又该看不懂了

有肉粉

超链接在评论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四

一家六口快乐出游

旭凤和润玉好像爹妈带了四个熊孩子。

超链接见评论。

十四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1156715379134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三

短小的一章

下一更旭凤,润玉,锦觅,彦佑,邝露,沅清组团旅游,大概能有个十几章。

十三

润玉渡劫飞升无色天,四海八荒逛了一圈,落下了不少政事。

这几日旭凤乖的很,润玉批阅奏章时他便守在一旁红袖添香、研墨端茶,润玉歇息时他便十分殷勤的叠被铺床、添饭加衣。

午后的七政殿格外静谧,香炉里的沉香屑燃出一股青烟。魔君鞍前马后,宫人也躲了懒,藏在假山后贪睡。

润玉奏章看倦了,躲在帐子里,用手撑着头靠在贵妃榻上小睡,一旁小桌上放了新湃的果子,茶才喝到一半。

“小漁仙倌,你原来在这儿。”一支纤纤素手挑开淡金色的珠帘,水神锦觅依旧是那个六界第一的绝色。

小漁仙倌,小漁仙倌儿……

那样的女子和该...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二

邝露下线倒计时

十二

上元仙子邝露奉旨巡查洞庭水防,因此错过了天帝五万岁的仙辰。

璇玑宫的仙侍通报上元仙子求见的时候,润玉已经歪在榻上读书,他翻书的手停顿了片刻,掀开纱帐:“让她进来。”

润玉钗散鬓松,衣垂带褪,浅碧色的寝衣外罩了一件常服外袍,旭凤脸上冷冷的:“上元仙子果真是陛下的心腹重臣,本座还从未见过你如此形状接见外臣。”

润玉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只好命人在内阁打了珠帘,自己与邝露垂帘相见。

邝露步入璇玑宫的时候便有小侍女悄悄同她说了,陛下才睡下,不便与上神相见。

她身上还穿着戎装,一路走进来,便看见那个蓝衣男子跪在宫门外,困的头一垂一垂。

那人邝露认得,他是陛下的同族血亲...

 

关于《击鼓》第十一章论道的解释

对于论道的理解就见仁见智好啦。

成圣首先要有功德,天帝治下万事升平他肯定是有功德的,私设润玉成圣的机缘很玄妙,他是以杀止杀,以执念证道。

而他执念的开始就是烛九阴这个不长心的往人间扔了个白玉杯,让他去找,故而应龙入凡尘,惹了一身尘埃。应龙生于混沌,不知情为何物,一入凡尘终于心生执念,执念破了他的修为,让他辗转轮回。

所以应龙是很纠结的,他一边知道自己要了无牵挂才能重归无色天,一边又舍不下心中一点执念。

直到润玉这一世,旭凤固执又单纯的拉着兄长不放手。他用自己向润玉亲身示范了,明知不可为而偏要强求,强扭的瓜也得甜。

旭凤入魔算是以身试法,以身饲虎。

因为有小可爱觉得润玉飞升以后会和旭...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一

终于有机会用到我给陛下起的大名,虽然没什么luan用,还不如润玉好听。

毫无意义和可读性的一章,只是为了推动剧情。

十一

九重天刚刚历劫归来的帝君就是想不叫人识得也难,润玉难得有些尴尬。

“二位君上,别来无恙。”世尊宝相庄严端坐莲台。

润玉只得上前几步端坐在莲台旁的仙案前,左右诸位帝君皆着衮服,唯有这天下最尊贵的帝王素衣荆钗,那看向他的北荒帝君和青丘女帝都愣了神。

润玉揉了揉眉心,不想说话。

“不知刚才魔君笑何?”世尊看向坐另一边的旭凤,问道。

是啊,你笑什么?润玉也想问他。

诸神尚白,魔界尚黑。

魔界以魔君为尊,魔君着玄色,十殿阎君着黛色,旭凤的朝服是一件鸦青绣金纹的玄羽...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

山中不知岁月长。

旭凤远远看着润玉陪着那一粉一碧两位仙子坐在花圃中烹茶,他不知说了什么逗得两位佳人巧笑嫣然。

魔君亲手接过花精手中的茶点,向那三人走去。

茶汤注入白玉杯,润玉将茶盏推到锦觅面前:“水神,请。”

锦觅一只手捏着杯子,抬头便看到那道红衣身影,顿时乐的一口茶喷出来。

“旭凤你怎么穿成这样?”

旭凤今日换了一件绯红广袖深衣,领口用金线绣了缠枝莲纹,外罩了一件素白薄纱大氅。

这样明艳的颜色越发衬的他面若敷粉,唇红齿白明眸善睐。

锦觅一时竟然看呆了,久久才说道:“都说凤凰一族出美人雌雄莫辨,今日算是领教了。”

“他小时候常这么穿,后来嫌自己不够英气。”润着递过一盏茶...

 

【旭润】击鼓(小甜水)九

忠犬攻×人妻受

超链接在评论区

临时起意的che

他们大概要在带着两个电灯泡在花界度个蜜月

然后继续打怪

润玉后期大概可以稍微活泼可爱一点,因为毕竟悟透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5950002910293

 

我有个彩虹屁要放一下

谢童和苏乐凯挺配的。

一个有点桀骜和小忧郁,一个乐观的有点二。

私设谢童是当红乐团的主唱,苏乐凯是舞蹈学院的老师。

乐团新专辑想要换风格,请了舞蹈界某知名大拿指导编舞。

奈何主唱嗓音惊艳,四肢僵硬宛如残障。

“我说那位老师你干嘛呢,延伸懂不懂?延伸,延伸,再延伸!”

谢童:“……”

借用巍澜圈一位太太的话,我就想看看这个脑残仙子能放出什么彩虹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