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正经甜文写手,坑只挖不填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九辫】浮生六记之出游记(日常甜水)

出游记


难过o(╥﹏╥)o没有求到日常向的甜水,只好自己动手


阳光从细密的竹帘里透进来,天然的温泉水从龙头里缓缓流进米色的方形浴池里,池边铺了厚厚的毛巾。


张云雷垂着眉眼,慵懒的枕在毛巾上,手臂搭在浴池边,腰腹一下都浸泡在温泉里。


有人俯下身,张云雷懒洋洋的抬了抬手,葱白的手指便被握在对方手里。


杨九郎笑眯眯的坐在水池边,将双腿浸在温泉里。


“臭河马,让我泡你的洗脚水。”张云雷翻了个身,将头枕在杨九郎的腿上,闭着眼掬起一捧水往身边人脸上泼。


一点被帘子滤过的昏暗的光照在张云雷的脸上,那是一张属于东方美的脸,五官不算深邃,棱角也并不分明,配合着房间里的古...

这两张图看的我真的是。。。嗯。。。

不知道该说什么

 

【all辫】初歇(民国黑帮Au,甜)二十五

倒数第三章预警


结局可以当做双结局来看


你们不好奇我怎么圆回来吗


二十五


推开雕花柜门,里面挂满了一件件长衫,张云雷也不假人之手,拆下那件靛蓝羽纹的长衫,一手拿着黄铜长柄熨斗慢慢熨平贴。


他有好多衣裳,大都留在了天津,带来南京的寥寥无几。


不过他就快要回家了,去找爸爸和姐姐,他要将这件长衫亲自穿在郭先生身上。


冬天下雪的时候张九龄那个混小子会在院子当中堆一个老么大的雪人,让别人都得绕道走。


还有杨九郎总是能弄来一堆冬天吃不到的水果,周九良和孟鹤堂来拜年时他就拉着他们在暖阁里打牌听戏喝茶。


心里想着,张云雷便白着一张脸笑起来,笑了两声又忍不住...

 

我想知道我写的文泥塑吗?


是不是特别ooc?

 

我就想知道前几天张云雷是不是回天津了?


这雨下的都快到膝盖了


二爷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希望你不要总在老家宅着


要多出去走走看看


比如青海,甘肃


你看那总也不下雨


西北人民欢迎你


咱家这已经是九河下梢退海之地


在下就该淹没了


(ಡωಡ)hiahiahia


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all辫】初歇(民国黑帮Au,甜)二十四

骤雨初歇,一场民国艳|事,天命风流。


我最爱的明长官打酱油


二十四


天色渐暗,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长庆戏园门外。


随即有穿着黑衣黑裤的打手将车团团围住,有人上前开了车门,一只手护着门框,小心车里的人磕了头。


张云雷穿了一件珠灰粗纹的长衫,胸前带了一串粉色玛瑙貔恘挂件红琉璃珠子的压襟,手上拿了一把小折扇上临摹着《千里江山图》,他两只腕子上都各戴着一只白玉镯子。


身后的瑞英跟过来撑着伞,为他遮住阳光。


今日杨九郎过生日,郭奇林替他包下整个长庆来了不少南京的达官显贵汉奸走狗,甚至还有日本人,张云雷自然作陪。


明楼明长官和杨九郎杨次长私交匪浅,亦有不少人是...

 

单位的小哥哥已经开始唱《大西厢》了


成本大套从头唱到尾,自己给自己合苏


这两天他歇班


楼道里的大爷大妈问我,那个唱曲儿的小哥没来呀


我说,歇班啦。


他们说,那我们在这多没劲。


我,(눈_눈)您们还挺爱听,我还想让他别唱了。

 

【all辫】初歇(民国黑帮Au,甜)二十三

夹带私货,让我最爱的阿诚哥打个酱油。


骤雨初歇,一场民国艳|事,天命风流。


我争取30章内完结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有桃辫tag,但是为了保证连续性,我还是打了,不妥说话。


二十三


南京的冬天是湿漉漉的凉意,衣服晾了五六天还是潮乎乎的。


但是比起六月梅雨时可以发霉的潮湿,还是好了很多。


一切都不过是虚假繁华,日本人打进南京的时候,碎了六朝金粉,血泼满了秦淮烟雨。


可是那座红砖小楼依旧稳稳当当立在南京城,楼里住着伪政府的高官杨九郎和流氓头子郭奇林。


杨九郎时任伪政府交通部次长,背靠日本人这颗大树,权势滔天。


郭奇林手里握着几条走私的线路,整...

 

【all辫】初歇(民国黑帮Au,甜)二十二

骤雨初歇,一场民国艳|事,天命风流。


二十二


南京成记裁缝铺的成师傅做了几十年的长衫,从前杨九郎为了讨张云雷欢心,每回去南京出差是必要做件长衫带回天津的。这来来回回这么些年,不知道从他家做了多少件衣裳走。


不过张云雷那时候是个穷讲究的,只穿成记的夏衫,薄薄一层软缎子裹在身上,成师傅会给他悄悄收一点腰,管保不叫人看出来,又显得他气质玲珑。


南京夏季闷热,成师傅卧在躺椅上喝茶打盹,门口风铃一响,铺子里进来两位年轻人。成师傅睁开眼,笑起来:“二爷您今日倒是亲自来了。”


那二人正是张云雷和郭奇林。


只见张云雷也捏着扇子笑起来:“您老可还好呀。”


成师傅站起身,...

 

上次唱探清水河的那个小哥,今天站在走廊里先后唱了探清水河、大实话、挡谅、游西湖,更可怕的是走廊里居然还有人给他叫好,让他再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