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粥可温(美食,甜)一

设定是,患有贪食症的美食主播和五星酒店行政主厨的故事。

只是为了写美食~~~

你没看错,没看错,就是蔺靖。蔺晨哥哥虽然很甜,但是琰琰很宠他,所以他依旧是攻~~~



第一章
“大家好,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蔺晨哥哥,”蔺晨坐在镜头前,米白的棉麻衬衣挽起袖口,解开两个扣子露出一截锁骨,手腕上还缠着一长串菩提子的念珠,“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今天穿的特别文艺,因为要吃的美食也特别文艺。”

“我今天在上海外滩贺公子的店,据说火爆到不行,来吃东西要提前一天拿号,”蔺晨歪了歪头露出身后柜台里黑西装的男人,“这是老板贺涵。”

贺涵挑了挑眉消失于镜头之外,蔺晨又重新坐直了身子:“其实我今天是来爆料的,贺公子的店海鲜特别新鲜,因为他男朋友是做海产生意的,为什么要叫贺公子呢,因为老板特别傲娇……”

蔺晨话还没说完,一大盆三文鱼就重重砸在他面前。
“我今天的目标是五十只海胆,四斤三文鱼。”蔺晨笑着搓搓手,“就知道你们会觉得我吃得少,我还备了五十个寿司和十个鸡腿,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完,挑战一下嘛。”

临近下班,萧景琰才走进办公室,就发现办公室的行政都围在一台电脑前看的津津有味。“干嘛呢?”萧景琰走上前。

他一向没架子,员工也不怕他,嬉笑着说道:“萧总,我们再看网红的吃播。”

“嚯,这么能吃。”萧景琰瞄了一眼屏幕,五十只海胆空了的外皮堆在一旁,主播在吃一盘子比他头还大的三文鱼。

“他之前已经吃了五十个寿司和十个鸡腿。”工作人员在一旁补充道。

“这种人一般都是有生理和心理上的疾病。”萧景琰关了电脑,“都赶快下班回家吧。”

“可是蔺晨哥哥好帅哦。”

“而且他在贺公子的店,说不定可以偶遇。”

员工们恋恋不舍的议论。

萧景琰换了厨师服进了后厨,虽说自从当上行政主厨以后,他很大一部分精力要投入酒店运营中,但是厨房依旧是他最喜欢的地方,每周总有几天他会在下班后待在后厨。

“今天的吃播就结束了,明天蔺晨哥哥继续带你吃上海,拜拜。”

贺涵冷眼看着关掉摄像头的那一刻,蔺晨抱着垃圾桶不可抑制的呕起来,他忽然觉得今天闭店的决定很正确。
可是蔺晨并不想阻止刚刚进胃的食物毫无保留的吐出来,他甚至会用手指按压自己的喉咙,让自己吐的更彻底一些。

“呕……”蔺晨鼻涕眼泪都糊在脸上,他说,“贺涵,我还想吃。”

“你再这样身体就完了,你知不知道?”贺涵没好气的端了一杯大麦茶放在桌上,嫌弃的用纸给他擦脸,“去看看医生吧。”

“可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吃东西,”蔺晨笑了笑,眼圈都红了,“贺涵,我可能一辈子都回不了T台上了,你说他们谁会用一个一百八十斤的胖子?”

“你这样就很好看,干嘛和自己过不去。”向来“好为人师”的贺涵,也有说不通的人。

在厨案上萧景琰格外诲人不倦,他正指导一个尾锅炸鱼,其他工作人员也已经习惯行政主厨时不时来后厨指点功课的行为。不过想他这样可以多同事倾囊相授的大厨已经很少了,也许正因为这样,他们酒店才格外团结。

“萧总,您电话。”穿高跟鞋的秘书走近后厨,将手机递到萧景琰手里。

“喂?”

“景琰,你下班了吗?”贺涵用脖子夹着手机,两只手抱着一堆零食和饮料,绝不给蔺晨一丝一毫接触到食物的机会。

“还没,我在后厨。”

“那你忙不忙?”

“还行,”萧景琰一边讲电话一边轻轻摆了拍尾锅师傅的肩膀,“可以起锅了。”

“今天我店里厨师放假,你能不能来给做点吃的。”贺涵干脆背对着蔺晨。

“你要待客吗?”萧景琰并非恃才傲物的人,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还顺便指导了帮厨花生碎不要切的太碎,“想吃什么?”

“他……”贺涵转头看了一眼呕的脸色发青的蔺晨,“以最好做一些好消化的家常菜。”

萧景琰从工作的酒店驱车赶往贺涵的小店也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可是贺涵却觉得度日如年,一边要提防蔺晨毫无克制的暴饮暴食,一边又要地方拒绝给他食物后蔺晨的躁郁。

“给你做饭的人来了。”贺涵听到门上的风铃声,几个健步冲过去将萧景琰迎了进来。

“你朋友有暴食症。”萧景琰看了一眼蔺晨,高鼻梁桃花眼,菱角一样的双唇,好相貌,就是有点丰腴,不过并不觉得臃肿。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很明显吗?”萧景琰不顾蔺晨对他飞过的眼刀。

对方应该刚刚吐过,眼角还挂着泪。萧景琰将食材放在桌子上,“我做几个清淡点的小菜吧。”

“我去给你帮忙。”贺涵拎着食物同萧景琰进了后厨,“长得帅吧。”

“的确。”萧景琰也不指望贺涵真能给自己帮什么忙,他一边摘菜一边应和道。

“以前是个模特,自从生了病就转行做主播了。”

萧景琰挑了挑眉没说话,这种站在T台上的人对体重要求苛刻,常年心理压力大,蔺晨患有进食障碍他也不觉得奇怪。

新鲜的明虾滋阴健胃,萧景琰熟练地挑虾线,用淀粉加了细盐反复揉搓用净水去除虾仁身上的粘液,然后用重新用淀粉和细盐腌制。

他一边等着虾子腌制好,一边开火热锅,倒油,切葱姜丝炝锅。萧景琰料定蔺晨糟糕的胃是受不了什么油腻的,也没加鸡汤,干脆直接倒了一海碗纯净水外加一把小虾皮。他有条不紊的切白菜丝,等到锅里的水滚过一开才将切好的白菜丝倒进锅里,白菜煮的略软时下挂面,加盐,一点点料酒调味,最后面条煮熟后趁着锅里水汽翻滚将打散的鸡蛋往里一冲,关火淋香油,就是一碗简简单单的炝锅面。

“虾子怎么吃?”贺涵站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简简单单做。”萧景琰一边说一边用蒜和姜爆香,然后直接倒入腌制好的明虾大火翻炒,等虾子熟的差不多了倒入用水、淀粉、料酒、盐和糖调制的汤汁,炒到汤汁透明发亮是加切段的香葱,翻炒几下直接出锅。

红透了的虾子躺在翠绿的葱中十分诱人。这两道菜都是十分普通的家常菜,话说萧景琰炒菜时动作行云流水十分好看,修长的小臂在颠勺时能看见流畅的线条。贺涵没看过瘾,不甘心的问道:“就这么两道菜?”

萧景琰刷了锅:“这种心灵有创伤的人,还是用家常菜慰藉一下吧。”

“这么好心?是不是看上人家长得帅了?”贺涵抱着手臂,挑眉。

“却是很帅,”萧景琰十分坦诚,“可是你以前没这么八卦。”

“我这叫不端着。”

“那您还是受累端着点吧。”萧景琰讲面和菜端到蔺晨面前,一边还不忘和贺涵斗嘴。

蔺晨趴在桌上看眼前精瘦的男人,应该比自己大上几岁。他在心里默默点评,长得真好看,棱角分明,眼睛又亮又大,骨相真好。哦……他手里端得吃的真香。

“我给你介绍一下,”贺涵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对蔺晨说道,“这位是Tina的行政主厨萧景琰。”

哦,五星大酒店外加米其林三星餐厅的行政主厨。蔺晨闷闷趴在桌子上:“我可不可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