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卿似星坠入梦 君如揽月入怀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旭润】宫(古风权谋,小甜水)八

我真的真的用手机码子好累,根本写不了多少

进度缓慢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既然手握王剑,就要保护身后的人。

君王才是这世上最寂寞的人,最大的囚徒。他们的意志永远不属于自己,因为他们的利益得失属于整个帝国。

瀚海前线的对峙没有任何动摇,将士们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开战。

突厥的营帐里燃起了篝火,那是在庆祝在草原荒蛮的掠夺中,他们得到了两样无比贵重的猎物,贵重到足以动摇北荒和中原的政权。

如意握着匕首的手在颤抖,他看向润玉目光凄然:“草原没有一刻是安宁的,到处都充满着掠夺,女人、珠宝、牛羊都会在片刻之间轻易地易主。阿苏勒是北荒的王,我不能让他成为草原的笑话,如果我们逃不出去我就用它成全我自己。”

“你听着!”...

 

【旭润】宫(古风权谋,小甜水)七

预警预警

这是过度章,没有主要人物出场。

受不了的别看,提前说完了,别看完了在哔哔

讲真只有尘尘和大玉儿打一架了




吕归尘的一生便是草原最波澜壮阔的史诗,谁也未料到赢得这场权力更迭最后胜利的王者,那个曾经连刀都举不起来的孱弱世子。

这位青阳的大君,二十岁那年终于带领着青阳的勇士踏平草原各族,一统北荒。

吕归尘二十五岁的寿辰,北荒大赦天下,他被草原上的蛮族奉为长生天临世。

也是他二十五岁时,这位草原上的天带领北荒铁骑挥师南下,欲入主中原。

瀚海行宫金帐里的年轻大君伏在长案前睡着了,酥油灯燃了一夜。他有一头浓密微卷的长发,编成数条细小的发辫披在肩头。

有人掀开厚实的毛毡帘子走进来,带进一股寒气。

来人手持一柄...

 

【旭润】宫(古风权谋,小甜水)六

好久没写了,最近终于忙完了,我就看看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又名明主的妖妃

铁腕君王和万贵妃凉凉的故事)并不

辑事厂掌印太监卫戎是内监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不同于司礼监的养尊处优、兵不血刃,辑事厂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

顾恒,小字长安,他家也曾事诗礼簪缨的朱门世家,可惜世事无常,父亲璃贵妃旧案牵连,满门抄斩。尚未成年的顾恒入宫为奴,此生与平安再无干系。

“你人很聪明,办事也得力,只是可惜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皇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暗阁和地牢,一袭白衣的风流人物坐在破落的石凳上格格不入。

顾恒抬起头,瞳孔紧缩,他唇边尚挂着淋漓的鲜血,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白衣人。

润玉换了纯...

 

【旭润】宫(古风权谋he)五


皇帝的生母,那场权利争夺中的败者,一直以礼佛的名义被囚禁在报国寺东的院子里。


那里没有修行的僧人和供奉的佛像,只有一队队身着甲胄的神策卫亲兵日夜看守,连伺候的宫女太监也被割下了舌头。


荼姚从不信鬼神之说,更未拜过佛,她信的只有权力和自己。


“皇帝气色不错,想必是万事顺遂。”荼姚一袭素白长袍,头上用玉簪梳了发鬓,还是没了昔日的锦衣华服,依旧冷静自持的坐在榻上看着自己久别重逢的儿子。


旭凤坐在她对面,他们从不曾亲近,只因荼姚说,生在帝王家,亲情本就无用。


“天下初定,理应顺遂。”旭凤用手捻着一串菩提念珠,面上平静如水。


“他也好?”


旭凤知道荼姚...

 

【旭润】宫(古风权谋he)四

铁腕帝王×专权宦官


我特别喜欢“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具是慈悲”这一句,说的就是润玉啊!!!


以后每一章都加个标题


就当是删减版的福利了


什么时候更击鼓我会把它放出来的


四   顾长安初审兵部案  护国寺润玉窥禅机


润玉和鲤儿二人被人群裹挟着往前走,兵部侍郎府邸里一片混乱,院子里扔着各种书籍信笺。


院子外围满了身穿银灰软甲,外罩酱紫狮子纹褙子,腰佩乌铁长剑的神策卫亲兵。


院子当中一人坐在红木太师椅上,身着黛绿曳撒竹青斗篷的年轻人。那人生的白嫩,下巴尖尖,双目狭长,歪着头看着跪了满院的男女老少。


“那人...

 

【旭润】宫(古风权谋,he)三

铁腕帝王和专权宦官

又名明主的妖妃

为什么这么短小,因为不会写肉

今日旭凤难得穿了一件棉红的便服,他少年时最爱红色,朱红的太子常服。大熠王朝尚黑,帝王无论朝服还是常服都是玄黑的。

后来他便鲜少有穿红色的机会。 屋里燃着香甜的暖香,内监放下夹棉的帘子,挡住了屋外呼啸的冷风。 旭凤坐腻了,眼看书案上放了一副新制的扇面,一时兴起展开来,拿着桌上的狼毫细细画了一枝凤凰花。

有内监在一旁伺候着添水研墨,他挥了挥手:“都退下吧,朕自己坐一会儿。”

旧日东宫的院子里就有一树凤凰花,旭凤心中一动,提笔写下一行小字——东君赠玉奴。

搁下笔,他满意的抬起扇面看看,却听身后有人笑道:“我这是...

 

【旭润】宫(古风宫廷向,he)二

铁腕帝王×专权宦官

又名《明主的妖妃》

别猜了,润玉真的是太监( *・ω・)✄╰ひ╯

润玉身着素白麻布长衫,乌木簪束发。手腕上带了一串小叶紫檀佛珠,细小的珠子穿了一百零八颗,缠绕在纤细的手腕上。

他坐在长案前抄经,写着瘦金体,与他人一样冷清,香炉里燃的着冷冷清清的白檀和莲花。

鲤儿立在一旁研墨,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老祖宗……”守在门外的小叶子忽然躬身进来。

润玉无动于衷,竖起食指挡在唇边。小叶子登时噤声,弯着腰站在长案前等着吩咐。

小叶子等了半响,润玉只是默默的抄经,一笔一划,心无旁骛。

鲤儿福了福身,正要领着小叶子退下,润玉却轻声开口:“什么...

 

【旭润】宫(古风he)一

铁腕皇帝×专权宦官

一代明君也能宠妖妃(并不)

江南河道巡漕御史锦氏长女初入宫便封为美人,宠冠六宫。

这头润玉午睡才醒,白玉赛的脸上难得带了一点血色。

他的屋子里不像其他权贵那样穷奢极致,紫檀案上放着几件白玉摆件。屋里有琴,有书,墙上的画是海棠春睡图,百宝阁里净是放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里外屋用水晶帘子隔开,里屋床上铺着春水垂莲的锦被,贵妃榻上窝着雪白的鸳鸯眼狮子猫。

活脱脱的温柔乡,英雄冢。

润玉躺在床上,帐子里暖的让人发懒。他合了眼越发昏昏欲睡,小内监守在香炉旁往里添安神香。

旭凤换了一件玄黑窄袖锦衣常服推门而入,小内监措手不及咕噔一声跪在地上。

旭凤

 

【旭润】宫(大概是个古风he?)

一个宦官专政的故事~~~

有没有人觉得小哥哥也很适合龙门飞甲里的厂公?

阴郁又美艳,狠辣又善良。

安利大家童童童子的大珰。

梗永远属于童子大大,骂都是我挨的。

引子

三年选秀,锦觅第一次站在干清宫的红墙下。

宫规森严,一众秀女都不敢高声,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忽然两行青衣小太监开道,远远只见一群身穿红衣宫装内侍簇拥着一道清瘦的身影走过来。

秀女们突然噤声,低着头立在原地。锦觅愣愣的,那是她和润玉的初见。

银白色首领太监服饰,中间的补子用金线绣了蟒纹。那人神色寡淡,眉目深邃的桃花眼和高鼻梁却极为浓艳。

锦觅忽然抬眼,讷讷的想这人应该身量不高,比自己高不出多少来。

“放肆!”...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五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3958271414065

大家又该看不懂了

有肉粉

超链接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