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 六

有小可爱让我说一下设定,那我就说一下好了。

私设赵医生和欢乐颂故事发生是两条线。

26岁刚毕业的赵启平在安迪和包奕凡结婚后回国,并且为了逃避对于谭宗明的感情搬到了安迪的旧居。

年轻的赵医生代替安迪参与了欢乐颂第二部另外四朵金花一地鸡毛的生活。







第六章

“平平。”低沉的男声从赵启平身后传来。

“爸爸?”赵启平转过身只见谭宗明现在他身后不远的树荫处,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照在他的脸上。

谭宗明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高领羊绒衫,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上,黑色的西装裤露出一截脚踝。

“会开完了?”赵启平跑过去和他站在一起,邱莹莹她们发现赵医生的父亲比赵医生还要高。

“今天凑巧,我在岛上参加沙龙。安迪说你也在,我就溜出来找你了。”谭宗明抿起嘴笑了笑,“会开的差不多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去吃点心?”

“不用了,今天安迪请客吃大餐。”赵启平狡黠的冲着他笑,“一起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父亲,谭宗明。”赵启平有心作怪,拉着谭宗明热情的向安迪的朋友们介绍。

“你不是那天给小赵医生搬家的人吗?你真是他爸爸呀,长的可真年轻。”谭宗明有一种深刻的美感,让邱莹莹看的脸红,“赵医生,你爸也好帅。可你为什么姓谭不姓赵呢?”

赵启平被邱莹莹的直率逗的哈哈大笑:“谭先生是我的养父。”

他神色坦然的看着众人,反倒让人无法质疑。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邱莹莹连连道歉,“但是谭叔叔真的好年轻。”

耿直的真让人无法回答。

“平平,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谭宗明即时解了围,将赵启平拉出了人群。

他们坐在高档度假酒店大堂的咖啡厅了,点贵的令人咋舌的甜品和咖啡。

赵启平翻阅着菜单抱怨:“一顿下午茶够我半个月工资了。”

虽然抱怨,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三明治,小松饼,芝士蛋糕和水果塔,外加一壶大吉岭红茶。

对着谭宗明,赵启平可不讲什么仪态。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刷微博,一边拿叉子叉水果塔上顶着的猕猴桃。

谭宗明抽出赵启平手中拿着的手机,将之反扣在桌子上:“今天主办方给我准备了酒店,一起住一天?”

赵启平嘴里塞了一大口松饼,像只小松鼠:“可以啊,晚上坐船去看星星。”

他已经二十六岁,但是在谭宗明眼中还像个十六岁的孩子。那时赵启平将要面临高考,遗世独立的行为让他看起来格格不入。谭宗明担心他,叛逆的赵启平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耀武扬威,高调的宣布:“我只和你讲话。”

非常荣幸,殿下。谭宗明将他从桌子上抱下来,先去吃饭好吗?

不许玩手机,陪中老年人喝茶的赵启平用手托腮:“好想看漫画,好想精神被腐蚀~~~”

“我们去野餐好不好。”赵启平萎靡在沙发上无聊至极。

谭宗明不是无所不能的,但他的钱可以。老谭肯埋单,侍者们用最快的速度在草坪上铺好野餐布,将一碟碟精致的点心放在餐布上。

赵启平转了个圈,和谭宗明并肩走了出去。

“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邱莹莹往嘴里塞了一块小电影,看着逐渐消失在远处的两个身影。

“你们别见怪。”安迪为他们倒好茶,“启平从小和老谭相依为命,他们的感情非常好。只要他们在一起,外人根本参与不进来。”

“他们不像父子,像情侣。”邱莹莹眨巴眨巴眼睛,“要不是安迪姐给我介绍,我真以为他们是情侣。”

安迪耸了耸肩,也许吧,谁知道呢?

赵启平侧卧位野餐布上,拿着手机拍天空,曲筱绡的脸突然出现在镜头里。

“真巧,赵医生也来玩吗?”曲筱绡热情的坐在赵启平身边,“谭总好。”

“曲小姐,你好。”谭宗明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打算趁着夕阳我朋友出海,赵医生一起吗?”

“多谢你的好意,我今天是来陪父亲参加酒会的。”赵启平用谭宗明做挡箭牌。

曲筱绡咯咯笑起来:“你们是参加酒会还是野餐啊?”

“曲小姐,”谭宗明即使在笑的时候也有一股久居上位的威严在,“沙龙太无聊,请允许我们开个小差。”

曲筱绡不敢放肆,立刻识相的告辞。

谭宗明平和稳重,阅历丰富,心思缜密周全,看似完美,可他太深沉,就像马里亚海沟放眼望去深不见底,沉入其中才会发现地壳可怕的运动,想要脱身时才发现早已葬身海底。

“主办方晚宴,一起?”

“我不去。”赵启平爬在枯黄的草地上翻了个身,“我自己待会,你去忙吧。”

谭宗明呼撸一把赵启平的头毛,笑了笑:“那爸爸走了。”

“爸爸再见~”赵启平嘟着嘴卖了个萌。

下午茶太丰盛,晚饭时赵启平并不觉得饿,他没有参加安迪的饭局,独自一人仰躺在码头的游艇上看星星。

安迪也并没有派人去寻找他,赵启平一向如此,你觉得他一个待在一边孤独的可怜,其实他玩的正开心。

他看个很久星星,有坐在树下看月亮。海岛上月亮亮的可怕——月凉如水。

有人哭着冲进树林,两人面面相觑,显然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哭泣的女人很漂亮,高挑丰满,上围傲人,大眼睛,嘟嘟嘴,可怜又可爱。

赵启平认识他,那天他给邻居送伴手礼的时候是她开的门。

“赵医生。”樊胜美没想到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被陌生的异性撞见,尴尬的抹了一把脸。

樊胜美大概真的很伤心,她抽泣的全身都在颤抖。

“深呼吸。”赵启平从口袋里掏出一条薄荷糖,“吃快糖,放松一下。”

“谢谢。”樊胜美看了赵启平一眼,颤抖着拿起一块糖放进嘴里,“为什么不问我怎么了?”

“我不热衷打听别人的私事。”赵启平站起身,“今天庆祝安迪新婚,我去给她敬杯酒。女士,这里很安静,留给你。”

大厅里静悄悄的,邱莹莹和关雎尔唉声叹气,安迪和包奕凡面面相觑,曲筱绡自己坐在长桌的一边喝闷酒。

“樊大姐居然忍得了!”曲筱绡一拍桌子拔地而起,“要我说,就该找人打回家去!”

赵启平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了樊胜美的家庭状况,流氓又啃老的哥哥居然为了向樊胜美要钱,把瘫痪的父亲扔到了樊胜美男朋友家逼他就范。

“不如这样,我们去一趟南通。”安迪建议。

曲筱绡头脑飞速运转:“安迪,你明天就要去普吉岛度蜜月了,哪有时间回南通啊。”

“那你说怎么办。”自从有了谢童,关雎尔胆子到了不少,“我们听你的。”

“没有安迪咱们一样可以去南通整治樊胜美她哥。”曲筱绡勾了勾嘴角,“可是上次太被动,咱们这次得带个男人。”

“应勤肯定不行,他还不如我能打。”

“谢童去北京录专辑了。”

“赵医生。”曲筱绡抱起手臂,“敢不敢跟我们去行侠仗义?”

赵启平坐在开往南通的商务车上,他觉得自己脑子果然有病。把自己老爸扔在海岛上不管,跟着一群女邻居去打群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