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六

1

安迪说,老谭总像是看透世事一般,俯瞰着芸芸众生,可是十几年了,他始终还是一个人。

余淮小时候谭宗明还有不少花边新闻,小少年对后妈这个词还是有些忐忑的,更何况谭宗明究竟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问老谭,爸爸,你会结婚吗?

谭宗明从成堆的公务里抬起头,不会。

余淮认为这明明就是对小孩子的敷衍和哄骗,他坐在办公桌上,屁股下面是市值上亿的收购合同,脚下踩着谭宗明的大腿,和他面面相觑。

谭宗明叹了口气,他合上手中的钢笔正视着余淮,我在等一个人。

那他什么时候来?余淮忐忑而好奇。

他可能永远也不来。

他为什么不来?

因为他不知道我在等他。

“这是暗恋吗?”余淮对于自己新学会的的词汇洋洋得意。

谭宗明握住余淮的脚踝轻轻将他的双脚从自己腿上移开,正色到,不是,我会让他百岁无忧。

余淮从桌子上蹦下来,最开始那几年他还会琢磨谭宗明暗恋的人是谁。后来他渐渐长了岁数,而父亲依旧孑然一身,那个人也就被他抛在脑后。

而现在,他对那个人的身份有了一种恐惧而愉悦的猜测。

2

天渐渐凉了,前几日不知是谁为了讨巧往佘山送了不少晚秋菊来,谭宗明嫌不吉利原本不想要。可是余淮不知怎么了,脑子一抽,告诉他爸,菊花沏水败火,于是花就留下来了。

余淮报了个物理竞赛班,每日在学校和补习班之间来回奔波。谭宗明看着他的婴儿肥的脸颊日渐消瘦,只好提议每日请老师回家为他补习。

余淮倒是对每日略显繁重的学业乐在其中,他毫不犹豫拒绝了父亲的好意,索性谭宗明也没说些什么,反倒是安排了司机每日接送他上学。

周末余淮难得休息,约了谭宗明吃火锅。谭宗明坐在沙发上看书听音乐,自娱自乐,听见儿子的话挑了挑眉,十分了然:“没有零用钱了?”

余淮伸出手,鼓着嘴:“给点小钱钱,请你吃火锅。”

谭宗明看着他,余淮对自己笑眯眯,两只白嫩嫩的爪子可怜兮兮捧到谭宗明面前。

他不动声色的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余淮手里,前面抬起头:“爸,你给的太多了。”

余淮有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是谭宗明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可惜他一次都没有用过。

谭宗明挠了挠儿子圆润的下颚:“我没有现金。拿去慢慢花。”

3

谭宗明青年时走南闯北,功成名就后反倒将自己隐居于闹事,余淮形容他是宅男,整日足不出户。

老严约他小聚,他就把聚会安排在自己家里。老严眯着小眼睛看他,笑得饶有深意,谭宗明面无表情拆开手中的档案袋。

袋子里放了一叠照片,主角都是他与余淮,显然是在他不知情的时候偷拍的。

照片里他们一起泡温泉,谭宗明的晚安吻,还有余淮细长的手臂抱住谭宗明的腰。

“这些能说明什么,他是我儿子。”谭宗明信手将将照片扔在一旁。

老严呵呵两声:“儿子?你心不心虚?”

谭宗明挑了挑眉,老严用手摩挲着杯口:“形容暧昧,还是养子,爆出来就够你喝一壶的。”

谭宗明依旧神色从容,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你不用理会,我自然会处理。”

老严耸了耸肩,表示无话可说。

余淮最近回家都很晚,每日在教室做题到天黑,按照他的说辞,他爸太误国了,总是让他不能安心备考。

周末和耿耿见他复习的辛苦,约他出去玩。周末将手臂搭在余淮肩膀上:“徐延亮和蒋年年都来,你来不来?”耿耿在一旁跟着点头。

余淮叹了口气,对周末有些无可奈何:“走吧,想去哪玩,我请。”

“看电影!”

“吃饭!”

“唱歌!”

“你们真是不客气。”余淮将书包单肩背在肩上往前走,周末和耿耿立刻紧跟在后。

4

“我能问你个问题么?”周末靠在厕所旁的墙壁上,“明明有其他选择,你为什么非得上清华?”

余淮将校服脱下来塞进书包里,露出里面浅灰色的学院风毛衣:“我也不知道,我想在自己的领域和我爸站在一样的高度,如果我听从他的安排那我可能永远没办法和他站在一个高度。”

周末摇摇头,谭宗明宝贝余淮宝贝的恨不得把他锁在家里,只有余淮自己还在想着飞。

眼看都要过年了,天冷得很,不怎么适合在外面玩。余淮想起上次和谭宗明泡温泉的会馆来,他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我想和同学去泡温泉。”

谭宗明接到余淮的电话时正和老严坐在会馆的茶室里谈事,他熄灭了手中的雪茄:“淮淮,你在哪?”

电话那头应该说了一个地址,只见他点了点头:“我让司机去接你们?”

余淮挂了电话,没多久谭宗明的司机就开了一辆保姆车停在他们面前。

“有钱人的快乐我们真是想像不到。”蒋年年对着他咋舌。

余淮心里惦记着谭宗明也在,没有心情和他们玩笑,车了到地方他就奔向楼上的茶室。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

周末无奈的摸摸鼻子:“他去找他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