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五

过渡章

1

他们对未来绝口不提,余淮游荡在西欧的老城里,他们像最寻常的游客一样在逛景点拍照片,也在酒吧里和世界各地的人狂欢。

谭宗明并不约束他,看着余淮因为喝了啤酒而脸颊通红。

余淮拉着只穿了白衬衣的父亲在坐在舞池下,随着欢快的节奏一起打拍子。

“开心吗?”谭宗明抿了一口酒,用手捏了捏余淮红扑扑的脸蛋。

余淮点头,露出两颗小虎牙。

谭宗明凑近他,声音低沉而清晰:“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辈子这么开心。”

余淮沉默了,良久他才轻轻摇摇头:“我一直这么开心。”

谭宗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脸:“你知道爸爸再说什么。”

余淮捏着杯子,脸上努力保持着笑意,他希望让暴风雨前的宁静在久一些。

谭宗明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冰块,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们年轻人总是爱热闹,要不要爸爸送你一家酒吧,就当练手了。”

余淮吸了吸鼻子:“爸爸,我想考清华念物理。”

谭宗明终于笑出声来:“宝贝儿,只有物理满分是考不上清华的。”

“你那么宠我,为什么不让我读物理。”到底还是孩子,拿着父亲的疼爱当做理所当然。

“爸爸只是不想让你努力了却没有结果。”谭宗明脸上带着一贯从容不迫的笑容,“拿着推荐信,出国随便你念哪一所大学不好么?”

“我只要考清华。”余淮腰板挺得笔直,定定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终于收敛了笑,眯起眼睛:“你如果考不上清华呢?”

他是商人,最擅长抛出问题等着对手自投罗网。

余淮咬紧牙关:“那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谭宗明俯下身,带着凛冽的酒香:“宝贝儿,咱们一言为定。”

2

余淮的欧洲之行“圆满”结束,他带了一盒马卡龙作为礼物赠送给自己可爱的同桌。

耿耿拆开精美的包装:“这个真好吃,和面包房的味道不一样。”

余淮点了点头,踌躇着开了口:“耿耿,你给我补习补习语文好不好?”

“啊?你说什么?”耿耿忍不住笑出了声,“给你补习语文?嘿嘿嘿~~~”

余淮有些嫌弃的将耿耿的脸掰到一旁,他默默打开语文课本开始补笔记。

他只有数学和物理有极好的优势,生物化学尚可,语文英语一塌糊涂。这个形势如果考一个普通的985大学手拿把掐,可是清华对于他还是遥远了一些。

“放学去网吧打游戏吗?”周末抱着篮球走进他们班,一进教室就冲着余淮嚷嚷道。

“不打。”对方头都没有抬,“回家做作业。”

周末不可置信的打量着余淮,调侃道:“谭宗明要是我爹,我早就出国了,还考什么大学?”

毫无预兆,余淮猛地一下将手中的钢笔扔在桌子上,冷冷瞪着周末:“你废什么话?”

余淮的古怪脾气啊~~~周末在心里默默摇头,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你这样抗争有用吗,小心到时候门都出不了。”

“你滚出我们班!”

趁着余淮发火的间隙,周末迅速跑回了五班。耿耿默默看着周末走后余淮翻着书心不在焉的背语文课文。

班主任张平利用最后一节自习课安排了学校校庆的演出活动安排,可是余淮自始至终都没抬过头。他看着摊在桌子上英语课本发呆,他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通过物理竞赛保送清华,还有一条路就是真枪实弹用成绩拿到录取通知书。

无论选择那一条路都是背水一战。到底为什么要拒绝谭宗明的美意呢,就叫他自己也觉得困惑。

3

少年骑着车歪歪扭扭的走在路上,身后娇憨的少女环住他的腰。耿耿摇晃着双腿,果然听到余淮的抱怨:“耿耿你又重了!”

耿耿赌气拍他的背,又转念想到对方远远住在佘山的庄园,每日并不顺路的载自己一程,于是有些雀跃的问他:“你家这么远,你放学不着急回家吗?”

车轱辘碾过石子颠簸了一程,余淮今日心不在焉,说话也懒得遮掩:“我爸不在家回去干什么。”

耿耿默默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居然十六七岁的少年还有人盼着和父母待在一起的。

谭宗明面无表情的看着照片上的儿子用单车载着女孩回家,一旁的老严咋舌:“大侄子长的真俊,小姑娘也好看,郎才女貌啊!”

谭宗明睨着眼睛看他,眼中的寒潭波涛汹涌。

老严看着他笑:“不想让他飞就把他关起来,撅折他的翅膀,看他还能蹦哒到哪去。”

“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你不要害他。”谭宗明语气平淡,却让人冷的打颤。

只有老严不为所动:“儿子?那你可是在违法的边缘啊,老谭。”

谭宗明手下用力,签字的钢笔被掰弯了笔尖。

余淮走进大门,只见父亲和严叔叔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点心。

谭宗明看见余淮,放下手中的茶盏向他走过来,一旁的女佣接过他肩膀的书包。谭宗明将手臂放在余淮的肩膀上,随口说道:“这么晚回家,和周末出去玩了吗?”

余淮为了考大学的事情烦闷,他一只手捏着谭宗明的手指无意识的揉搓,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可是他没看见谭宗明皱起的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