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四

1

余淮沮丧的坐在谭宗明办公室的隔间里,原来说好的外出就是两人一起坐在晟煊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里,他眼巴巴的看着对方批阅奏章。

他故意把游戏机弄出很大的动静,谭宗明抬了抬眼,秘书小姐姐立刻走过去敲敲门:“小余淮,姐姐做了点心,你吃不吃?”

余淮扔了手柄:“爸~~~爸~~~”他拉长了声音,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声线已经开始低沉。

秘书小姐姐为难的看了谭总一眼,谭宗明只好放下笔,亲自去敲休息室的门。

“班主任拿了文理分科表,让填好了家长签字交给他。”余淮看着他。

“你填好了给我,”谭宗明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给你签字。”

余淮用脚勾住谭宗明套了笔挺西装裤的小腿:“你觉得我应该学文还是学理?”

他露出一双虎牙,就像是在挑衅。

谭宗明弯下腰看他,时而端详他手边的分科表:“爸爸当然希望晟煊是你的。”

“为什么?”余淮明知故问。

谭宗明皱了皱眉:“我总有老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可怎么办呢?”

他当然希望你拥有他留下的全部财富,从容过完这一生,而不是在红尘里挣扎打滚。

余淮沉默,终于小声说道:“可是我文科不好。”

其实他们都知道,文科理科并没有关系,只要他按照谭宗明的意愿安稳度过高中,然后去美国学经济,亦或是他什么都不做待在家里当米虫。

余淮困惑,难道成长的代价就是离这个男人越来越远吗?

余淮想了一整夜,可是什么都没有想明白。谭宗明就像一池寂静的湖水,看起来风平浪静,只有水里的人才知道是怎样的波涛暗涌。

他猜是不是执意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下去,他与父亲之间终将殊途。

初中时的余淮就困惑,他和好朋友周末诉苦,周末不可置信的回答他,难道你不想脱离父母吗?

苍白尖利的虎牙咬在丰润的下唇上,谭宗明为难的看了一眼他,可是终究选择沉默。

年长的男人揉了揉少年的头:“怎么样都好,只要你开心。”

余淮知道这只是敷衍。

2

少年一直留着乖巧的厚刘海儿,今天用发胶拢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柜子里那些贵的令人咋舌的衣裳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余淮大概不会知道,他身上那件极为普通的白衬衣,领口金色的花纹是用金线一针一针绣上去的。

他昨夜一直失眠,直到黎明之前他才昏睡过去,睡梦里他觉得有人轻轻抚摸他的脸。

谭宗明叹了口气,少年像只猫儿一样热乎乎的贴在他身上,手臂卡在他的腰腹上。

他轻轻捏捏少年脖颈后的软肉,对方就十分信任的翻过身露出白花花的肚皮。

余淮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然后启程飞欧洲。他期望可以利用这次假期重新走进谭宗明,改变他或者让自己认命。

高一五班余淮的座位空了下来,一旁的耿耿有些发呆,然后耸了耸肩重新拿起笔。

周末坐在余淮空出来的座位上,看着春心萌动的少女,欲言又止。

耿耿没抬头:“想说什么就说。”

“耿耿啊。”周末试探的开口,“你是不是喜欢余淮。”

耿耿圆圆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你,你……”

“余淮不能和你在一起。”周末低下了头。

“你什么意思?”耿耿觉得周末今天奇奇怪怪的。

周末摇了摇头,十分郑重的看向她:“因为你是简单的好朋友我才告诉你的,余淮他爸特别专制,管他管的特别严,而且余淮从来不敢反抗他爸。你一直问的那个陈雪君,我现在就告诉你。她是余淮的初中同桌,就跟现在的你一样,和余淮关系特别好。后来他爸知道了,不太喜欢那个女孩。结果第二天余淮就找了班主任要求换座位。”

耿耿嘟了嘟嘴:“哎呀,人都会变嘛,上次我们去余淮家看他,遇见他爸啦,他爸什么也没说。”

“那不一样!”周末皱起双眉,“你看到的余淮和在家的余淮不一样。他特别依赖他爸,上初中那会儿他爸还牵着他的手送他上学呢。后来我们都笑他,他才不让他爸来了。”

耿耿听了他的话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她还想追问些什么。

周末深知多说多错,他急匆匆站起身:“我也是因为简单才跟你说这些的。你也别多问,反正余淮挺怪的,真正的他跟我们看到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