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三

欲说还休的父子关系

1

余淮风衣里还裹着樱花粉的真丝睡衣,他打开谭宗明书房的门缝,也不敲门,伸进头去看自己的父亲。

谭宗明对于养猫深有体会,他低着头不去理会少年的试探,钢笔在指尖转了一圈,拿起文件继续批阅。余淮打开门径自走进来,挤在谭宗明的办公椅上。

生着病又陪着同学出去吹了风,喂进肚子里的半个布丁梗在胃里,他拎起男人书案上翻阅文件的手,放在自己的胃上。

谭宗明隔着单薄的睡衣可以清晰感觉到余淮身上的热气,他轻轻安抚少年的胃:“难受成这样还要跟我出门?”

余淮吸了吸鼻子:“你说要和我出去吃饭的。”

男人叹了口气拨通大宅的内线,生活助理随即安排好晟煊旗下的一家高档温泉酒店。

42℃恒温的私人温泉泡出了一身薄汗,余淮白腻的身子浸在泉水中,谭宗明看着他愣神,被撩了一脸水。

少年趴在水池子边上气喘吁吁,一只手伸过来揩去他脸上的汗珠。他终于觉得身上松快了些,只是还没有力气。浴袍草草系在身上,走路摇摇晃晃。

他向前一扑滚入床中,病了一场的人哪有什么食欲,不过是在闹别扭,他身体上一觉得轻松所以困乏起来,团在被子中昏昏欲睡。

谭宗明躺在他身侧轻轻安抚着他的脊背,余淮愣了一下,突然往外推了推自己的父亲。

“怎么了?”谭宗明半倚在床头捏了捏少年白腻的爪子。

余淮不说话,从被子里冒出头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半响才说道:“你给司机打电话,我明天去上学。”

“你这是身上好受了?”谭宗明抿着嘴微微笑。

“睡一觉就好了。”余淮伸了个懒腰,脊柱弯起好看的曲线,“又不是什么大病。”

“我三天之后去欧洲,瑞士和希腊,”谭宗明不急不缓的引诱他,“如果你也去那么我们还可以去一趟冰岛。”

“爸,你这地理也学的太差了吧,”余淮从床上坐起来,雪白的被子从身上滑落,谭宗明手疾眼快把他护进怀里,“九十月是冰岛旅游的平季,最无聊了。”

“哦~~~”对方只是拉长声音感叹一声,然后反问,“那你想去哪?”

“去德国啊,”少年神色飞扬,“有啤酒节。”

谭宗明用手摩挲着少年的脖颈,触手生温,余淮卖乖的滚进他怀里,他笑了笑:“也不是不可以去。”

“可是我还要上课。”余淮沮丧的将头埋进谭宗明的大腿。

“就说你想不想去嘛。”谭宗明并不赞同他每日一尘不变的学校生活,既然已经用钱给他搭起了一座高塔,为何不让他的人生活的更光彩些。

“想啊。”被子里热气蒸腾,余淮昏昏欲睡。

“那你明天去学校请假,我让助理安排行程。”

“学校的课怎么办。”

“什么课?”

“我的物理啊。”余淮纠结的哀嚎一声。

“课本上的知识早就不能满足你,听有什么用。”

“还有语文和英语,啊啊啊,还有生物。”

谭宗明淡淡看了他一眼:“那你上不上课有区别吗?”

余淮不说话了,或者说他被说服了。

对方却不依不饶开着他的玩笑:“晟煊太子爷放话弄死心相印,人家都以为我对生活用纸项目感兴趣。”

余淮气鼓鼓的钻进被子里,再也不出来了。

2

“你看看还有哪不懂,”余淮将练习题摊开放在耿耿面前,“明天我可就不来了。”

“不来了?为什么啊!”耿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好好看你的题,”余淮敲了敲桌子,“我请了一周的假。”

“一周?你要去哪?”耿耿叼着笔,一边算题一边和他聊天。

“我爸说要带我出国走走。”余淮把书都收进抽屉里,“一周以后回来。”

“那你不参加月考啦?”耿耿有些可惜,“你成绩这么好,不参加考试多可惜。”

余淮望向窗外,阳光照在他脸上,有些喃喃自语:“也许我注定要走另外一条路。”

“你说什么?”

他回过神来,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你说我是不是喜欢物理挺奇怪的。”

“是啊。”耿耿正在收拾书包,听了他的话随口答道,“反正我是没觉得物理有意思。我爸要是有这么大公司,我早回家继承家业了。”

余淮翻了个白眼,夺过他写写画画的笔:“你这道题怎么又错了?别让我下次在最后一个考场见到你!”

“不会的,”耿耿大大咧咧的拍拍他的肩,“有你这个全科都是零蛋的人垫底呢。”

余淮作势要打她,两个人闹成一团。

谭宗明的车停在学校前的路口,余淮单背着书包往外走,周末从后面追上他,一只手臂搭上他的肩膀:“那天你把你们班同学吓一跳。”

余淮甩开他的手臂走在前面:“谁让你告诉他们我家地址的?”

“你装穷人有意思么?”周末家境优越和他自幼相识,十分不理解余淮的行为,“你以为什么都不告诉他们就可以了?”

余淮止住脚步,他转过什么眼神冷漠的看向对方,扯出谭宗明就好像将他的身世,他隐秘的心思暴露在阳光之下。他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自己的古怪。

周末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可是余淮已经径自离去,只留给他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3

车门被粗暴打开,又重重甩上,可怜的劳斯莱斯都要报警了。

谭宗明亲自坐在驾驶室里,余淮不喜欢这么招摇的车,可是顶级豪车的乘坐感实在太好了,他每次坐在上面都忍不住昏昏欲睡。隔着蕾丝窗帘看窗外的夕阳,有淡淡的暖意。

“少爷您下课了?”谭宗明面不改色的看着余淮将书包甩进副驾驶。

少年嗯了一声,感冒刚刚有了起色,他的脸色还是苍白的。谭宗明摸摸他的脸:“今天带你去吃饭。”

余淮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许笑意,他拉开车门抱着书包坐到了副驾:“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