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二

暧昧父子关系



1

不到38℃的持续低烧磨没了余淮的脾气,他的头很沉,耳朵里嗡嗡作响听不清谭宗明说些什么。

一勺冰冰糯糯的水果捞喂进他嘴里,甜腻的椰汁换成了酸甜的芒果汁。余淮神色茫然的嚼了嚼,西瓜冰凉的一点甘甜换回了他的神志。

管家现在门外:“谭先生,少爷电话。”

余淮坐在被子里,赤裸的手臂露在外面,他瑟缩一下接起卧室分机的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神色有些为难,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谭宗明用手摸他汗湿的额头:“怎么了?”

“我同学听说我病了要来看我。”余淮掀开被子站起来,地上浅灰的长毛地毯几乎要淹没他的脚踝。他烧的心里有一团火,身上却觉得冷,瘦骨嶙峋的脚踝微微颤栗。

谭宗明只好拿薄薄的毯子裹住他,奥利奥凑到他脚下,柔软的肉垫抱着他的脚踝。

余淮懒懒踢了它一脚,猫咪翻个身露出肚皮。

谭宗明抱着他冲着管家使眼色,立刻有佣人将猫抱走。余淮也懒得说话,他丰润的唇泛起苍白。

2

佘山距离上海市区有足足30公里远,大家还是第一次去余淮家里。

初秋阳光猛烈,简单的长发糊在头发上,她掀起头发扇风:“余淮每天上学得几点起床啊。”

徐延亮拿着英语书给蒋年年扇风,被她不耐烦的躲开:“余淮应该挺不容易的,家长会上我从来没见过他家里来人。”

只有一条笔直的大道,两边尽是蓊蓊郁郁的树木,众人沿着大道向前走,走到尽头只有一座西式庄园样子的大宅,别无其他。

大家一起看向耿耿,蒋年年用手臂撞撞她:“你别告诉我们是这里。”

耿耿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我找周末要的地址。”

“白跑一趟。”徐延亮皱了皱眉,“我给余淮打个电话。”

他拿起手机话音未落,庄园的大门随机打开,头发花白的老管家微笑着望向他们:“你们是少爷的同学吗?”

少爷?

老管家似乎看出他们的困惑,换了一种说法:“你们是余淮少爷的同学吧,欢迎来做客,请进。”

3

少年穿着樱花粉的真丝睡衣蜷在白色的毛毯子里,黑色花纹的大狸猫睡在他脚边。

他应该才睡醒,拿着手柄打游戏,一边打游戏一边打哈欠。佣人往茶几上一样一样摆点心和水果,管家领着他的同学走进来。

“余淮,”蒋年年环顾大厅四周,“可以啊,隐形富二代!”

余淮扔了手柄从沙发上站起来:“随便坐。”

“你你你这是什么情况!”徐延亮过去拍他的肩膀,“骗了我们这么久。”

“我骗你什么了?”余淮躲开他,“离我远点,跟你说,感冒传染。”

“你不是说你爸没工作么。”

“他是没工作啊。”

晟煊集团董事长谭宗明主要靠分红过活。

“你们想玩什么?”余淮坐在沙发里吃苹果,“打游戏,看电影,还是干什么?”

佣人端了水晶盘子过来,上面放了各式各样的甜点。余淮眼睛一亮,伸手去拿盘子里的雪花酥。

管家适时走过来:“医生说您还不能吃糖。”

4

余淮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同学在分食自己的零食,耿耿的眼睛亮晶晶:“余淮,这个真好吃。”

“哦,那我给你打包一份。”余淮趴在茶几上,看着只剩下一点点心渣子的托盘,“你们是来看我的,还是来吃我零食的?”

蒋年年揉着肚子坐起来:“不过说真的,余淮,你这么有钱还读什么书啊。”

“那我不读书我干什么?”

“就像路星河一样啊。”蒋年年一拍桌子,“现在看来路星河肯定不是你对手,是不是啊,耿耿。”

被点到名字的女孩默默低下头,羞红了脸。

“路星河喜欢画画,我喜欢物理,我俩不一样。”余淮拿着勺子吃碗里的布丁。

“淮淮。”男人穿着米色的长裤和棉麻白色的衬衣从书房里走出来,佣人纷纷为他让开一条路,管家跟在他身后。

男人走到余淮面前:“光着脚坐在地上吃零食,你的感冒要不要好了?”

“这是我爸。”

余淮不太甘心的伸出手,少年身量骨架还轻,被打横抱起放在沙发上。他被包粽子一样裹在毯子里,只露出一个头。

5

徐延亮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被裹成卷子的余淮被迫躺在沙发上。

他抗议:“我要打游戏。”

谭宗明看了他一眼:“好好休息,晚上带你去吃饭。”

余淮安静了,谭宗明看向他的同学,神色温和:“我有工作要处理,麻烦你们照看一下他。”

他明明语气十分平和,甚至比一般的父母更要慈爱,却让你凭空生出一股压迫感,众人忙不迭的点头。

谭宗明接过管家递上来的文件,缓缓点点头便起身去了书房。

在场的小女孩脸色发红,难怪余淮这么帅,原来家里基因好。

余淮对此不置可否,只有耿耿默默说道:“可是我觉得你和你爸一点都不像。”

“的确不像。”他眨了眨眼睛,从毯子里挣扎出来,立即有佣人拿出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带你们参观一下我家。”

博柏利的风衣太过经典,即使是学校里的孩子也能轻易认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