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宗明×余淮】小王子(养成AU,甜)一

畸形的父子关系,ooc都是我的错





1

十一岁的余淮站在谭宗明面前,他站的笔直,身上的蓝色格子衬衣压出了皱褶。最令人瞩目的是他手中抱着一直两三个月大的狸花猫。

谭宗明挑挑眉毛,余淮不自觉的用力捏住猫咪的爪子,登时被咬了一口,他痛的皱眉,却抱的越发紧。

谭宗明立即上前一步捏住他被咬的手臂,查看伤口,猫顺势跳出怀抱钻进深棕色的沙发底下。

谭家的管家带着人手忙脚乱的抓,猫咪没骨头似的,躲得越深。

“淮淮喜欢猫?”谭宗明拿了碘酒给他擦伤口,余淮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沙发的缝隙不说话。

“去给少爷抱一只布偶回来。”谭宗明揉揉眉心,如是吩咐管家。

余淮挣开谭宗明的手臂,趴在地上敲敲地板。

谭宗明默默看着这个孩子,沙发的缝隙里露出一双眼睛,没过多久,一直小小的黑白相间的花狸猫钻出小脑袋。

余淮把它捞进怀里。

他是谭宗明名义上唯一的儿子,一年前父亲死在异国他乡,卧病在床的母亲受到刺激也跟着撒手人寰,所有人都同情他。

一年以后他成了谭宗明的养子,晟煊这座商业帝国唯一的继承人,所有人都嫉妒他。

背地里咬舌根,说他是谭宗明一夜风流的私生子,缺乏管教没有大家风范的野小子。

谭宗明只是笑,看他睡过钢琴课,在十几个班的公立小学当孩子王。

他想,余淮注定会是他唯一的儿子,他手上的明珠。

2

蓝领子的白色校服还没有换下,少年拔高后的身材越发显得手脚纤细。余淮仰面躺在谭宗明书房的沙发上,无处安放的长手长脚缩成一团。

谭宗明还没有回来,他早就无需每日应酬到很晚,只是今日应朋友邀去海钓。

管家现在门外轻轻敲门,余淮躺在沙发上哼了一声。书房的门开了一条缝隙,一只油光水滑的狸花猫轻手轻脚跑进来跳进他怀里。

管家跟在后面:“谭先生请您和他去崇明岛度周末。”

余淮呲溜一下翻身坐起来,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也像猫一样,敏感又调皮,好奇心重又记吃不记打。

狸花猫从他身上滑下来,钻进沙发底下偷懒。他也跟着趴在地上敲地板:“奥利奥,快出来!我们和爸爸去度假。”

初秋天已经有了微微的寒意,余淮换了一件深蓝色的短袖T恤和棒球衫,和普通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他拎着猫笼子被管家送上车。

3

谭宗明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身上自然有股杀伐决断的戾气,可如今年岁渐长沉淀了性情,越发平和,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再起波澜。

给一只中华田园猫当爹这件事,身边的朋友站着看热闹,可他也只是动了动眉毛,气定神闲的接过儿子手里的狸花猫,一脸慈祥:“淮淮的猫真乖。”

此时余淮刚到他家,终于不在吝啬自己的笑。男孩子一笑露出两只虎牙,他长的及其周正,若是不笑很难发现他嘴里的秘密。

高中生余淮拎着猫下车,谭宗明正和朋友在私人度假村的水榭里聊天。

同行的还有不少合作伙伴家里的孩子,他们克制的交谈,言语间又彼此炫耀。

猫咪换了新环境很不适应,躲在笼子里不肯出来。余淮伸手进去捞他,他就用爪子紧紧勾住笼子。

一个孩子在分享他游学欧洲时的见闻,其他孩子不甘示弱,大家说着说着就聊到自己的学校与教育上去。

他们都有规划好的路线,从小念国际学校,接收上流社会的教育,然后出国留学,大都读的商科,最终回国继承家业。

有人多嘴,余淮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余淮的一只手终于够到猫咪热乎乎的脖颈,他愣了一下:“我想考清华学物理,然后去美国博士。以后工作最好可以在研究所或者大学。”

他说的理直气壮,孩子们面面相觑,他的人生似乎注定了可以不必遵循父辈的脚步。大家继而想到那些隐秘暧昧的传闻,话题沉默下来。

4

一只大手摩挲着少年苍白纤细的脖颈,余淮转过头来,谭宗明面带微笑站在他身后。

“大家在聊什么?”合作伙伴走过来。

“我们再聊自己的学校。”

谭宗明是众人的焦点,他的儿子一样万众瞩目。

合作伙伴笑着问谭宗明:“谭总什么时候打算送余淮出国念书?”

“他想去美国念博士。”谭宗明亦是笑起来,眼角有淡淡的纹路,就像讲小孩子的玩笑话一样。

余淮有些生气他的态度,将耳机塞进耳朵里,音乐开的声音很大。

谭宗明捏捏儿子的脖子,被不耐烦的甩开。所有人都有些震惊于一个养子近乎倨傲的态度。

他只好用手搭在余淮的肩头,他们几乎要一样高了:“走吧,陪你度假。”

“明明是我陪你。”余淮反驳他。

5

余淮在为谭宗明在朋友面前讨论自己人生规划时不认真的态度而生气,谭总只好送走合作伙伴后单独陪他在岛上散心解闷。

谭宗明承认自己喜欢这个孩子,所以他对他从来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余淮安然长大,他总能保他百岁无忧。他甚至有一点无法宣之于口的隐晦欲望,他甚至希望这个孩子永远像十一岁那年,无助的只有他一个人。

入夜,余淮躺在床上穿着短裤和T恤抱着谭宗明的手臂昏昏欲睡,谭宗明只好用一只手艰难的翻书,借着昏暗的灯光念下故事里最后一段话。

“好了,故事讲完了。”他合上书,轻轻安抚少年单薄的脊背。

少年卷进被子里,仰头向男人索要一个晚安吻,困倦的任由男人用手拥住他的腰身。

周一开学,余淮没来学校。班主任宣布他请了病假。

清俊优秀的少年是班级的焦点,有人感叹,听说他家住在郊区,还是单亲只有爸爸一个人带他,应该家里条件不好吧。

甚至连老师都觉得这样一个孩子有些可惜,家庭联系表上空落落的只有一行,父亲的工作永远空缺,只有一个名字和一部座机电话。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余淮?”课间班长徐延亮和平日与余淮私交甚好的同学商议,得到了一致响应。

他敲了敲耿耿的桌子:“耿耿也去吧。”

“啊?”可爱的女孩子总是有些呆呆的,耿耿抬起头来,眼睛圆圆的,“哦,好啊。”

余淮确实是有些着凉,谭宗明临时开了个视频会,没有管他,结果开着窗户睡了午觉,下午便开始低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