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磊昊】西厢(民国黑帮,甜)七

《怒海情仇》程毅×《远大前程》霍震霄

霸道总裁忠犬攻×病态狠辣美人受

为什么我觉得霍震霄身上总有一种惨烈的美





明楼眼中并不带着多少谢意,他坐在沪西城郊霍府东花厅的沙发上喝茶吃点心。

入鼻是一阵及其深远的沉香味,霍震霄裹着领口袖口都滚了银狐皮毛的玄色长衫,斜斜倚在门口:“我家的点心好吃吗?”

“茶不错。”明楼放下手中的盖碗对霍震霄拱了拱手,未见多少真诚,“多谢霍阿爷当日为明家解围。”

“呵,”霍震霄勾了勾嘴角,一撩衣摆坐在明楼对面,“明长官客气。”

程毅从游廊走进来,他将手中黑色的小皮箱放在桌上,冲着明楼略一颔首:“明长官。”

“程掌柜。”明楼不经意皱了一下眉头,不得不说永鑫的大掌柜实在有些面嫩。

程毅倒是不以为意,他附身在霍震霄耳边耳语几句,霍震霄点了点头,一只手将桌上的黑色皮箱推到明楼面前:“明长官,霍某人完璧归赵。”

明楼认得那是那只皮箱,里面的美金和金条分文不少,他神色变得严肃而庄重:“霍阿爷,明楼有一事相托。”

程毅抢白:“阿爷不喜欢欠人情,明长官在周公馆为我们解围,这次是阿爷还您的,咱们两清了。”

“明楼并不曾为青帮解过围,恐怕是霍阿爷会意错了。”明楼依旧是公式化的微笑。

霍震霄垂着眼不知在想着什么,良久,突然轻轻“呵”了一声。

他抬起头来有些好奇的看着明楼:“明长官想托我何事?”

“我要在上海禁烟。”明楼说话的语气毋庸置疑,他似乎笃定自己可以说服霍震霄。

霍震霄挑了下眉,他修长的手拈着珠串:“您要禁烟,永鑫全力配合。”

“我要青帮配合我。”

霍震霄生得算是慈眉善目,他语气不急不缓,一副慈悲相:“我青帮八十万门徒,虽说是流氓混混小瘪三人命微贱,可也是人命啊,明长官这是断我青帮的活路。”

明楼取出文件袋中的信笺递到霍震霄面前,霍震霄不动声色,他拍了拍程毅的手臂:“阿毅,瑞姐儿买了几匹新料子,你去看看。”

程毅听了他的话毫不犹豫退到门外,合上东花厅的门。

“从不会有人怀疑霍阿爷,因为你自己也抽大烟,”明楼静静看着他,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些许波澜,“中国人都恨毒了你,青帮大肆走私鸦片,致使上海经济银贵钱贱,大发国难财。”

“我从未想过名垂青史。”

“那你此举何意?”

“尽一绵薄之力。”

明楼眯起眼睛:“日本人筹措军饷必从走私鸦片开始,若论禁烟必从青帮始。”

“我如何信你?”霍震霄无动于衷,手中的佛珠念过一百零八颗,“明长官?”

“明楼与霍阿爷歃血为盟。”明楼率先伸出手。

霍震霄合着眼正襟危坐,一只手搭在膝头,另一只手中拈着珠串,对明楼伸出的手视而不见。

明楼不急不躁,手臂稳稳的伸着。

最终,冰凉的指头划过藏在袖中的刀锋,浓稠的鲜血困在杯里的半盏茶中。

霍震霄的眼里泛起一道光:“今日与你歃血为盟,上海禁烟之事从我霍震霄始。”

明楼注视着他的目光,一只手端起桌上的茶。

“我不同意!”程毅几乎是破门而入。

他紧紧将霍震霄挡在身后:“你要我阿爷的命么?”

“没你说话的份,滚下去。”霍震霄略显疲惫的靠在软枕上,“布料挑好了就让唐师傅给你裁件大衣裳穿。”

“阿爷!”程毅不甘心的望向霍震霄。

霍震霄只是挥了挥手:“明长官,我的家务事您也要看吗?”

明楼起身告辞后,东花厅只剩两人。

霍震霄歪在沙发上:“我见库房添了一匹霜色的妆花云锦,你穿但是好看,只是年节地下会不会太素了些……”

“雨哥,我求你别去戒烟好不好?”

“这么个害人的东西,我要戒了你到拦着我。”霍震霄眼里含笑,竟然有一抹艳色。

“本就没了半条命,还要把另外半条命也……”程毅说道一半住了嘴,又觉得太晦气,悔不当初,忍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霍震霄将手贴在他滚烫的脸上:“我和赌气,打自己做什么?”

程毅盯着他的眼睛看,霍震霄眉眼弯弯,竟然含着笑,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可程毅竟然从他眼中看出一丝决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