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磊昊】西厢(民国黑帮,甜)六

《怒海情仇》程毅×《远大前程》霍震霄

霸道总裁忠犬攻×病态狠辣美人受

大概会变成抗日神剧








一桶桶牛奶倒进浴缸里,霍震霄泡在池子里嗅着甜腻的奶香,程毅挽了衣袖站在他身后,轻轻按摩这露在外面的臂膀。

程毅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让他洗个牛奶浴。霍震霄不甚在意,草草泡了了事。只是他骨酥肉软,懒懒靠在程毅肩上,任由那人裹了毯子将他抱回卧室。

“侍儿扶起娇无力。”程毅伺候他更衣,却还要在嘴上讨些便宜。

霍震霄换了件酱紫的长衫,被程毅扶着往外走:“我乏的厉害,你还要我陪你出门吃饭?”

“我伺候雨哥呢。”程毅将自己的手臂撑在霍震霄腰际,另一只手挽着他的手臂,让人舒舒服服靠在自己怀里。

程毅扶他上车,自己接了佣人递过来的毯子也跟着转进车里。

他们这一趟是要往城里去,霍震霄坐在车里百无聊赖,手里拿着串沉香念珠把玩,他但是不大关心这一趟是去哪里。

程毅握了他的腕子凑到面前轻嗅:“雨哥,你骨子里都浸透了沉水香的味儿。”

霍震霄笑着抽出手:“好闻吗?”

“当然好闻。”程毅凑过去嗅他怀中的幽香,“只是雨哥为何不用西洋的香水?”

霍震霄缓缓闭上眼睛:“沉香遮得住身上的血腥味。”

程毅板正他的肩膀,与他额头相抵:“只恨我晚生了十年,不能护你周全。”

冰凉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脸,霍震霄但笑不语。

程毅选了一家专门做天津菜的馆子请霍震霄吃饭,老板不敢怠慢,亲自将人请进楼上的雅间。

霍震霄挑着眉看他,程毅夹了一筷子芫荽肚丝笑道:“我听说上海滩不少达官显贵都喜欢来这吃饭。”

红烧牛舌尾太腻,烧麦他晚上又不吃主食,最后只好挑了八珍豆腐里的豆腐和红果菜心里的菜心。

倒是饭馆的桃子酒酿的不错,霍震霄自斟自酌了好几杯。

程毅咬着筷子看面前的人,他在霍震霄面前总有孩子气的天真,全然不似外界传闻的杀伐决断。

霍震霄用手摩挲着白瓷的杯口笑:“你看我做什么?”

程毅看着他笑,自己就跟着开心,他正要说些什么,楼下就突然喧嚣起来。他皱起眉推了窗子往楼下看:“雨哥,当兵的把这围起来。”

霍震霄站在程毅身后:“那是新政府的行动队,他们还当不起那个兵字。”

程毅没吱声,只是重新合上窗子。

汪曼春换了中山装站在门口,依旧是唇红齿白容颜艳丽。她冷眼看着厅堂里不知所措的食客:“每个人包里的东西都给我好好搜。”

经理实在为难的凑过来:“青帮的霍阿爷就坐在楼上。”

汪曼春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经理落汗的脸,带着一对人直接冲上了二楼。

为着霍震霄这一顿饭,程毅包下了整层楼,其他包间全封了,只剩下平字号这一间留给二人吃饭。

汪曼春冷笑一声,直接敲开霍震霄的包间门。

情形有些尴尬。

高个的青年站在霍震霄面前,桌上箱子里装满了美金和金条任由程毅一一查看,显然是撞破了青帮的交易。

但是高个的青年显然是认出来汪曼春,他惊讶的叫出声:“曼春姐?”

“明台?你怎么在这儿?!”汪曼春阴沉着脸色质问。

“我~~~”明台支支吾吾。

“你倒是说呀!”汪曼春冷笑着将枪拍在桌上。

就在她将枪放上桌的那一瞬,无数的青帮门徒枪口上膛对准了她。

“我敬你喊你一声霍阿爷,”汪曼春看着四面黑洞洞的枪口,冷笑着质问,“你拿枪指着我可是有碍我执行公务,得罪日本人你担待得起吗?”

霍震霄眉眼低垂,把玩着手中的念珠,神色未变:“汪处长是么?你的叔父给我磕过头,论辈分你的确要叫我一声阿爷。”

“你!”汪曼春气结,“都是为新政府做事,你不要太过分。”

“新政府?”霍震霄缓缓将手中的沉香手串放在桌上,说话依旧带了气音,“在上海青帮八十万门徒,你说谁是政府?”

汪曼春只好狠狠瞪着明台,这个明家的小少爷:“你给我仔细说,钱是哪来的,交到哪里去?!”

“我~~~”明台脸涨的通红却说不出一句话。

“你在这儿不说就和我回七十六号说。”汪曼春审视的看着他。

“是我大哥给我的钱,让我拿给阿爷,”明台跟倒豆子一样辩解,“你可别告诉大哥是我说的,不然他打死我!”

“明楼给你钱做什么?”汪曼春看着霍震霄。

霍震霄抬眼但是笑了:“我们私相授受,你管得着么?”

七十六号的行动无疾而终,上海又要掀起波澜。

明台恭恭敬敬冲着霍震霄鞠躬:“多谢阿爷解围。”

霍震霄只是点点头:“把钱留下吧。”

明台为难的皱起眉头:“啊?!”

霍震霄的手指划过一叠叠美金:“不用我给你洗一遍么?”

啊?明台回过神来:“用用用!”

霍震霄摇摇头,真是连吃饭都安静不了。

反倒是程毅捏住他的下颚:“雨哥你要跟谁私相授受?”










ps:阿诚:霍震霄要跟你私相授受
      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