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磊昊】西厢(民国黑帮,甜)三

《怒海情仇》程毅×《远大前程》霍震霄

霸道总裁忠犬攻×病态狠辣美人受

我真的是甜文写手

在考虑要不要把陈铮加进故事里

程毅进门的时候阿瑞正伺候霍震霄换衣服,他走过去接了阿瑞手里的活计,小丫头便弓着身子退出去。

霍震霄换好了黑绸衫子,躺在床上拿着烟管一口接一口的抽,他整个人被裹在烟雾里,看不清脸。红艳丰润的唇含着白玉的烟管,程毅直勾勾看着他,一时竟分不清天上人间。

程毅凑过去,拿过他手里的烟杆,霍震霄枕在他的腿上留着他的手抽一口,再抽一口,程毅便将烟杆离了他的口。

霍震霄凑过去,程毅躲开他的手。

“不要闹。”霍震霄睨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程毅拥着他一齐倒在床上,含了他的耳垂:“雨哥心里不痛快。”

“你倒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霍震霄被他弄的缩了缩肩膀,笑骂了一句。

程毅侧身躺在床外侧,一只手揽着霍震霄的腰,一只手与他十指相扣:“陆三爷说了什么不好听的?”

“还能有什么,”霍震霄合上眼,“说我抽大烟败坏祖业,勾结日本人卖国投敌。这些年来来回回这些话我都听腻味了。”

“竹内秀赖今天来了,我见的,跟他说雨哥还病着不方便见客。”程毅说道,“下次这些事我都替雨哥办了。”

霍震霄笑了两声:“我倒是没白疼你一场,他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为日本人筹措军饷。”

“雨哥,”程毅掩住他的嘴,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暗红的天鹅绒首饰盒子,“生日快乐。”

首饰盒里躺在一枚翡翠戒指,拿在手里房间里的温度都清润起来。

霍震霄伸出手,程毅拿着戒指戴在他左手无名指上。

他伸出手借着电灯泡的光亮打量自己的手,一只红宝石戒指那是青帮至高权势的象征,还有一只莹绿的翡翠戒指婚戒赛的绑在无名指上。

“好俗。”红红绿绿的,霍震霄皱了皱眉,“把那只红宝石戒指给我换在右手。”

程毅退下霍震霄左手食指的宝石戒指,拖在手心里沉甸甸的,他握住霍震霄右手的手背,那只手常年冷冰冰的。

程毅眉头紧皱,手指摩挲着霍震霄那只血脉不周的右手:“戒指太压手了,恐怕雨哥手疼。”

霍震霄挥了挥手:“你替我好生收着。”倒头枕在程毅的臂弯里,大烟的药效过去,他没了精神就要睡去。

程毅愣了片刻,一把板正霍震霄的肩膀,公子爷膀臂单薄,皮脂细腻:“雨哥,你什么意思?”

霍震霄全靠程毅的手臂支撑,衣衫摇晃散了,露出苍白的胸膛。

“你替我出头总要有个由头,”霍震霄拢了衣衫,“拿着我的戒指终归没人敢说些什么。”

程毅绷着脸:“永鑫和青帮我一个都不要。”

霍震霄打个了哈欠,他歪在程毅身上,舌尖添过上颚那颗虎牙:“不是给你,是借你用。”

程毅浑身一震。

霍震霄用右手软绵绵的拍拍他的脸:“小狼崽子长大了。”

程毅初到霍家的时候成天想着报仇,霍震霄捏着他的脸笑,小狼崽子牙还没长全呢。他扑过去一口咬在霍震霄手腕上,见了血。

霍震霄随即一脚踹过去,程毅趴在地上,嘴角带着血,又挣扎着爬起来。

一旁的人要过去扶被他拦下,程毅反手拭去嘴角的血迹,狠狠等着霍震霄,他骨瘦如柴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眼里反着光。

霍震霄“啧”了一声:“还真是个狼崽子。”

此时霍震霄刚刚执掌青帮不久,那会儿光景他身体还好,因为军校毕业的缘故和驻守上海的闸北守备军私交甚好,时常带着程毅出入军营,甚至他打枪的本事还是霍震霄手把手教的。

程毅郑重的将那枚戒指收进怀中。

霍震霄挑眉看他,拢了衣衫躺下:“不用陪我了,去忙吧。”

程毅出门换了阿瑞进来,窗外的雨又连绵起来,霍震霄披衣坐起,开了窗子。窗外的玉兰花混了沉水香在湿漉漉的夜晚有一股甜靡的香气。

霍震霄坐在窗边出神,阿瑞不敢惊动他,又怕风大让他受了寒,战战兢兢守在一旁。

良久,他才几乎悄不可问的叹息一声,转身进了里屋。

阿瑞如蒙大赦关了窗,里室不通风,屋里熏香不散,霍震霄躺在牙床上,口中含着烟管。

阿瑞守在水晶帘子外,透过垂帘的间隙往里看去。霍震霄仰面躺在床上,合了眼,两条奶白的长腿绞在一起,一滴几乎看不见的眼泪垂落在墨色的衣衫上,再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