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旭润】击鼓(小甜水)十三

短小的一章

下一更旭凤,润玉,锦觅,彦佑,邝露,沅清组团旅游,大概能有个十几章。




十三

润玉渡劫飞升无色天,四海八荒逛了一圈,落下了不少政事。

这几日旭凤乖的很,润玉批阅奏章时他便守在一旁红袖添香、研墨端茶,润玉歇息时他便十分殷勤的叠被铺床、添饭加衣。

午后的七政殿格外静谧,香炉里的沉香屑燃出一股青烟。魔君鞍前马后,宫人也躲了懒,藏在假山后贪睡。

润玉奏章看倦了,躲在帐子里,用手撑着头靠在贵妃榻上小睡,一旁小桌上放了新湃的果子,茶才喝到一半。

“小漁仙倌,你原来在这儿。”一支纤纤素手挑开淡金色的珠帘,水神锦觅依旧是那个六界第一的绝色。

小漁仙倌,小漁仙倌儿……

那样的女子和该恃宠而骄,有恃无恐。

润玉睁开眼睛,一双桃花眼眼角泛红,睡眼朦胧。他神志尚且昏沉,轻轻拍了拍榻侧,缓缓露出一丝笑:“觅儿怎么来了?”

锦觅坐在他身旁,用手攀着润玉的肩膀摇晃:“小漁仙倌,你出来看看嘛,我们在陪邝露试嫁衣,你快看看好不好看。”

“政事繁多,我就不去了,”润玉收敛了笑意,“你们女孩子用的东西,我又不懂,还是要邝露自己喜欢。”

他思虑片刻,解下腰间的玉佩交与锦觅:“这是我璇玑宫要令牌,你拿着,邝露缺什么你便去库房添捡一二。”

“哪里还会却东西,”锦觅笑着收起令牌,她的语气不急不慢,似是在与天帝闲话家常,“陛下御旨,上元仙子出嫁比照帝姬之礼,谁还敢怠慢了不成。只是锦觅想,邝露是不在意婚典仪式的,她更在意所嫁之人是否自己真心喜欢。”

“旭凤劝过我,如今你也来劝我,”润玉苦笑着摇摇头,“朕为沅清赐婚不是因为我要安抚东海,也不是因为邝露在我身上蹉跎岁月良多想要补偿。只是朕觉得沅清适合邝露。”

“可是邝露不爱他,怎么办?”锦觅困惑道。

“帝姬大婚,这是要筹备半年呢,”润玉道,“朕与沅清打赌,若是半年之后还不能抱得美人归,那他就该知难而退。”

锦觅一愣然后笑道:“没想到陛下为人牵红线都如此诡计多端。”

润玉抬手给了她一个爆栗:“说我诡计多端,你这是欺君之罪。”

绝色美人拉着他的手臂傻兮兮的笑:“那我天天叫你小漁仙倌,陛下是不是要将我碎尸万段啦。”

润玉看着她,轻轻抚过锦觅乌黑的长发,不通情爱有时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因着润玉喜欢,旭凤几日常穿红衣。天界便有传闻,天帝陛下近日宠幸一红衣仙童。

先前天界诸神多有传言,陛下与上元仙子有私情,魔君善妒大闹璇玑宫,天帝不得已将佳人许配他人。

今日又来了一个红衣仙童,众仙纷纷咋舌,先有水神锦觅,后有上元仙子,现在又来了一个仙童,天帝陛下还真是生性风流。比起太微后宫的修罗场,润玉还能将这些人维持面上的平静也实属不易。

旭凤出门遛了一圈,面色不善的回来,先是有人将他比做荼姚蛮横霸道,又有人将他说成佞幸。

本想躲进星辉池冷静冷静,一进门便瞧见润玉衣垂带褪的浸在池水中。

“……”旭凤也跟着走进水中,他抱住润玉的肩膀,“哥哥,哥哥。”

润玉睁开双眼:“其实我一直困惑。”

“兄长请讲。”旭凤坐直了身体,还以为润玉要与他论道。

“魔君为什么没有奏折要批?”

“有啊。”

“那你为何批阅的这么快,可有何诀窍。”润玉来了精神,追问到。

“我一般都躲在人间批奏折,就算看了两三天,对于天界不过弹指一瞬。”旭凤看到哥哥的眼神亮了起来,他顺势握住润玉的手,“哥哥是不是想到人间走一遭。”

上次他本意是想游历一番,没料到先是遇到鬼王,后又渡劫飞升。

“上次说的泛舟太湖还没去呢。”润玉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