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磊昊】一路上有你(真人秀小糖水)一下

设定见前文。


如果不能走进你的心里,那都算客死他乡。

刘昊然在美国拍《唐人街探案2》的时候,吴磊正在中国度过自己高中的最后一年。

彼时,他们的关系暧昧而疏离。他们彼此试探,又互相逃避。无话不谈,又欲言又止。

吴磊决定出逃,逃出学业和工作。他这一辈子叛逆过两次,一次追到纽约向男朋友告白,一次一言不发将男朋友拉到阳光之下。

飞机降落时的下坠感让他连同五脏六腑一起坠入西海岸,他承认自己怂了,每日流连于百老汇大道,与唐人街遥遥相望。

刘昊然在拍戏的间隙给他发微信,礼貌感谢他为自己搬新家添置的懒人沙发和脚垫。

其实,此时刘昊然正一个人躺在陌生国度不知名的小旅店里看电影,他冷着眼看道格拉斯的任性,罗斯的求而不得,最后冷笑一声又将头埋进枕头里痛哭。

他哭累了,头还躲在枕头里,呼吸不畅整个人晕乎乎的,时睡时醒。他睡的并不安稳,动一动腿就觉得伤口火辣辣的疼。然后哭着拿出手机给吴磊发微信,他觉得自己快要抑郁了,年少成名,盛名之下太多情感需要克制,注定不能和普通人一样自由畅快。

字还没打完,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刘昊然以为是客房服务,抽噎着用英语拒绝。他仗着这里没人认识他,为所欲为。

“刘昊然,刘昊然,你开门。”吴磊在门外,曲起手指,敲的关节发痛。

吴磊躲在百老汇的剧院里,估算着刘昊然是不是已经回国时,他接到陈思诚的电话。才知道刘昊然受了伤,并且一个人留在美国美其名曰:静养。

电话那边的陈导不知从哪儿听闻吴磊在美国旅行,拜托他去看一眼刘昊然,别让缺了一条腿的人饿死在美国。

刘昊然打开门,他穿着大的过分的睡袍,上面还不知道弄上了什么食物的酱汁,光着受伤的腿,大概也没洗头发,两只眼睛红红肿肿。

绕是吴磊在怎么心疼,此时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进来。”刘昊然侧身让他进来,然后自己一瘸一拐躺回床上。

“能不能走?我们换个地方住。”吴磊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腰。

刘昊然就将头藏进被褥之间不去理会他。

“我在半岛酒店订了一周的房间,”吴磊只好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陪你住在这里也太浪费钱了吧。”

“你不用陪我。”刘昊然小声说道。

吴磊不去理会他,径自掀开他睡袍的衣摆查看他的伤口。当人悬在半空中时威亚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刘昊然不走运,大腿和刀子摩擦了一下,留下深刻的血痕,皮肉狰狞。

“你伤成这样干嘛不回国?”吴磊倒吸了一口凉气,语气里也带了责怪的味道,他伤口有点红肿的利害,只怕是要发炎,“自己躲在这是嫌自己伤得不够重吗?”

刘昊然瑟缩了一下,吴磊就又心软下来:“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

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久到他在思考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才听见刘昊然说道:“我在等你。”

刘昊然忽然起身质问:“来纽约为什么见我?!”

吴磊愣了神,良久才缓缓说道:“对不起。”

这回轮到刘昊然不知所措了,为什么要道歉?

豪华酒店的套房扔到一边,百老汇华尔街博物馆也根本不重要。吴磊把行李扔在刘昊然床下,径自推开房间里的窗户。

刘昊然躺在床上没动,被吴磊用毯子裹紧。他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一组小漫画,如果女朋友难过,就用毯子裹紧她,给她拥抱喂她吃东西,陪她看电影。

“对不起,我怕打扰你。”吴磊抱紧他,“可不可以原谅我。”

刘昊然低声嗯了一声就又不开口了。他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从中学时代就一个人求学,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做决定。

吴磊并不以为意,他陪着刘昊然看电影。

那是一部很老的片子,叫《王尔德的情人》,1997年刘昊然刚刚出生。

刘昊然默默的看电影,吴磊时不时低头看看他:“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好不好?”

刘昊然终于点了点头。

吴磊的动作很麻利,轻手轻脚卷起他的衣摆,给伤口涂上清凉消炎的药膏,奶白的长腿血肉模糊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

刘昊然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吴磊胆战心惊生怕自己没轻没重给他来个二次伤害。好不容易涂了药,他才松了口气,然后将手放在刘昊然双眼上:“睡吧,我陪着你。”

--

“所以纽约是你们的定情之地。”摄制组追问道。

“准确的说……”吴磊用筷子夹了排骨,边吃边聊,“在纽约我们的感情升华了。”

刘昊然:“……”

“昊然是不是很会照顾人?”摄制组继续问。

“我物质上照顾他,他精神上照顾我,他比较照顾我。”吴磊一脸正色。

“什么意思?”

“就是他在精神上支持我,支持我挣钱支持我做家务支持我做饭……”

“那明明你照顾昊然啊,干嘛这么说?”

“因为我求生欲强。”

刘昊然:“……”

“明天就要出发了,有没有想对观众说的?”

吴磊猛一拍手:“十年前做的攻略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刘昊然:“出去旅行一定要带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