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正经的甜文写手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击鼓》第十一章论道的解释

对于论道的理解就见仁见智好啦。

成圣首先要有功德,天帝治下万事升平他肯定是有功德的,私设润玉成圣的机缘很玄妙,他是以杀止杀,以执念证道。

而他执念的开始就是烛九阴这个不长心的往人间扔了个白玉杯,让他去找,故而应龙入凡尘,惹了一身尘埃。应龙生于混沌,不知情为何物,一入凡尘终于心生执念,执念破了他的修为,让他辗转轮回。

所以应龙是很纠结的,他一边知道自己要了无牵挂才能重归无色天,一边又舍不下心中一点执念。

直到润玉这一世,旭凤固执又单纯的拉着兄长不放手。他用自己向润玉亲身示范了,明知不可为而偏要强求,强扭的瓜也得甜。

旭凤入魔算是以身试法,以身饲虎。

因为有小可爱觉得润玉飞升以后会和旭凤有差距。我的本意是,借世尊的口问旭凤,为什么你能渡润玉,让他勘破,自己却堪不破。

然后旭凤就很大佬的告诉世尊,你们以为我堪不破,其实老子早就得道了,可是老子就喜欢热闹,就喜欢拉着哥哥在凡尘里打滚,我乐意!

但是现实很明了,魔界修欲望,仙界是圣人不仁,是无为。

因此世尊才会问他,你不怕润玉证道成圣以后和你渐行渐远吗?

然后大龙的至理名言就出现了,同去常不同归。

旭凤就很diao  diao的怼了世尊,告诉他,我们就算又不一样的路也是殊途同归。

所以世尊说他和旭凤都在说因果,但是说的不是一心因果。

世尊的因果是有什么因得什么果,旭凤的因果是要什么果就去种什么因。

白玉杯是润玉执念的开始,旭凤是润玉执念的结束。

世尊问润玉可否找回了白玉杯,是在问他是否回到了最初。

注意,这个时候世尊对他的称呼已经不一样了。之前称他君上,现在称他尊上。因为无色天的应龙真的回来了,当年应龙路过菩提树时佛陀还未得道。

润玉的回答也很diao,他告诉世尊,我经历的一切苦厄在我看来不过是烛九阴的一场恶作剧,就像小孩过家家,没有什么勘破不堪破,我就是陪他闹着玩。

至于旭凤是不是烛九阴呢,那也见仁见智。烛龙反正是个蛇尾,有翅膀,红不拉几,又会喷火,又有火精的神奇物种,反正说他是个啥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