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我有一个旭润的脑残傻甜白梗

小应龙润玉是庚辰的后人,天帝感念庚辰杀蚩尤的功勋,一直对润玉格外放纵。

直到润玉一千岁时生出双翼总不能在这么整日东游西逛拈花惹草,于是给他安排了职责。

天帝让他司夜,他把满天星辰当成棋子与庄子论道,搅和的天下星象大变。

天帝于是又让他管魇兽,本来养的老老实实,皆因那锦觅上仙一句话,他就向斗战胜佛看齐,整日放了魇兽夜奔,搅和的天界诸神梦魇不断。

天帝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让他跟着天后学规矩,谁料到两个暴脾气碰到一起越发难以收场。

最后还是斗姆元君算出他在人间有一道机缘,天帝大喜过望,立即将他送到人间掌管江南水系。

小应龙走马上任第一天尾巴就被树枝子挂了个大口子,他自己坐在河边哭的伤心,他这一哭不要紧,可怜了江南大雨不断,洪涝连年。

天帝无奈派了火神下界同应龙一起治水。

“你别哭了。”旭凤一身羽毛被浇了个透,心里烦的要死。

润玉抱着尾巴抽抽涕涕:“我尾巴疼。”

“那你怎么才能不疼。”

润玉撅着嘴:“那你给我吹吹。”

旭凤了无生意的捏住润玉的龙尾,那小白龙鳞片莹白华润好似渡了层银光,尾巴丰满柔软捏在掌心手感极好。

润玉看着他耐着性子吹自己尾巴,眨了眨眼睛,这个大红鸟有点好看哦。

天帝万万没想到,应龙的机缘竟是自己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