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顾此【古风正剧向】一

萧平旌×子婴

吕归尘×如意

设定如意是萧平旌的养子,两个人关系有点暧昧哦。

试更一小段,有人看就写。

序幕

他长在养人的秦淮烟雨里,金玉堆的骨,锦绣绘的皮。

他的父亲是大梁长林军统帅怀化将军长林王萧平旌,先帝遗诏里的摄政王,鼎盛王朝背后的无冕之王。

他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又含着江南的俊秀倒是有几分长林王少年时的模样,父亲唤他如意——平安喜乐,万事如意。枕着帝国的辉煌,背后是长林的尊荣,若不是万事如意却也难。

长林王至今尚未娶亲,市井里传闻怀化将军还是长林二公子的时候曾带兵北伐,在瀚海结识一北荒女子,后来那女子死于北伐途中,萧氏如意便是那一场铁血柔情故事里的遗留。

如意十六岁,他的父亲还很年轻,正值壮年,大梁国祚绵长,海晏河清,金陵都是他的乐土。

长林王的长子已经十六岁,可是长林王尚未立世子。有人说,连萧平旌自己也知道,来路不明的私生子到底上不得台面。可他到底是长林王唯一的儿子,纵使来路不明也到底尊贵无匹。

才开春,还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如意早已换了鹅黄的春衫,他挑开书房的窗棂让寒风和含苞的桃花一齐伸进萧平旌的书案。

柳絮吹了满案子,萧平旌搁了笔挑眉看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林王身量过于高大所以总是低垂着眉眼看人的缘故,他的眼角微微下垂,心平气和时显得格外温厚。

反倒是如意,眼尾上扬,整个人都是飞扬的,他们也许一点也不相似。

如意枕在窗框上看着自己的父亲,不动声色,他折了枝桃花放在萧平旌的书案上,柳絮吹进来眯了眼。

“怎么了?”萧平旌率先站起身,他在心里暗笑,到底是青春年少的少年,心里藏不住事,“穿的这样少不冷吗?”

如意一笑起来露出白兔似的啮齿,桃花眼里藏不住的狡黠,只见他从身后扯出一卷画轴来当着萧平旌的面展开:“爹爹,这人是谁啊?”

随着画卷展开,红衣美人款款立在画中。

萧平旌的笑靥逐渐消失,露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上前一步夺过如意手中的画卷:“萧如意,武靖爷的画像你是从哪儿来的?!”

“我从祠堂里找的,”如意泄了气,将画像扔给萧平旌,对方忙不迭接住了用双手捧着,“他不是我娘亲啊。”

画的角落里落了一行小字——太清四年景琰于琅琊阁枕风台。

“什么娘亲,那是太宗皇帝武靖爷的画像!”萧平旌恨铁不成钢,“这是你能随便动的吗,萧如意你去给我跪祠堂!”

长林府的祠堂里只供奉了一面无字排位,如意丧着脸跪坐在祠堂正中的蒲团上。那些朝堂中的风云诡谲,战场里的铁血荣光,如今成了大梁盛世里的传奇。

如意也曾听过父亲的传奇,曾将二十万皇属主力斩于马下,宣政殿斩杀逆贼萧元启的少年将军,他总觉得父亲不应是现在的模样。

可是似乎从他记事以来他的父亲从未出过金陵城。

萧平旌是个好父亲,慈爱,温柔,斯文,儒雅,他也应该是个好臣子,治国安邦,纵然权势滔天也不曾想过拥兵自立,可他实在不像一个武将。

如意跪累了蹲在地上望天,粉衣少女从祠堂外探进头来:“大公子,大公子!”

如意回过头来。

只听那少女说道:“策公子回来了,王爷请您去前面。”

萧策是萧平旌大哥的儿子,父亲英年早逝后长于琅琊阁,是老阁主蔺晨的关门弟子。

如意雀跃一声蹦起身,又因为腿麻哎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