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靖all】一树海棠压梨花(《怀中雪》番外)二上

感谢陈伟霆老师和李易峰老师的友情出演


番外二

明楼推门进来,只见正阳宫的暖阁里摆了热菜热酒。蔺晨正倚在榻上消食,瞧他进来:“景琰吃了饭才走,眼下正在宣室殿议事。桌上有饭菜,你在用些。”

明楼缓缓坐在一旁的蒲团上:“我才用了膳过来。”

蔺晨睨了他一眼:“谁饿着肚子谁心里清楚。”

明楼笑了笑,瞧着桌上的菜肴:“酥皮乳鸽、奶油鸡汤也太腻了些,我想吃些爽口的,还要一壶滚烫的黄酒。”

蔺晨翻身坐起,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只见他快步走上前推开暖阁的大门,嘱咐宫人撤了桌上的饭菜,换一道九丝汤、一道云腿蒸豆腐、一道三丁包子,再来一壶热热的黄酒。

“只怕刚才冲风饮冷酒,这会儿子胃里难受,晚上吃些好消化的吧。”蔺晨坐在明楼身旁。

“蔺先生可用过晚膳?”

“萧景琰是个莽夫,同他吃饭无趣的紧,”蔺晨展开手中的折扇,“我且等等你。”

饶是明楼不苟言笑面上神色常是淡淡的,这一遭也被蔺晨逗笑起来:“倒是我教的不好了。”

两人正说这话,只听门外换来一阵脚步声,庄恕推门上前:“你们俩吃什么好东西呢,香的很。”

“那有什么好的,都是些清粥小菜。”

“那道九丝汤快给我盛一碗,”庄恕也坐在两人对面,“玄策那小子晚膳非要吃冰糖肘子,现在胃里腻得很。”

“怎么不见他和你回来。”

庄恕支起一条腿倚在蒲团上:“西魏清河王带了一幅画像求见陛下,陛下见后急命人宣玄策过去。”

“清河王……”蔺晨半眯起眼睛,“他是来议和的?”

“正是。”庄恕自斟自饮道,他向来不问世事醉心医术,于政事更是一窍不通,当年入太医院也不过为了报仇。

“你懂什么?”蔺晨恨不得用扇子敲他的头,“元凌号称西魏战神,为人霸道至极。如今西魏玄甲军尚在梅林与我大梁两军对垒,不战而退可不是他的作风。”

宣室殿里静的连一根针掉落都听得清,主位上的九五之尊脸色沉静看不出喜怒。元凌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画像双手奉上:“只要陛下寻得此人,西魏即刻退兵,愿与大梁止兵戈通商贾,永不相犯。”

萧景琰是不并不在乎他的无礼,只是俯视着坐在的一行西魏使团,他忽然笑道:“凌王求的太少了些。”

元凌一袭玄色衣袍正对上萧景琰的双眼,不卑不亢:“在下听闻大梁皇帝陛下后宫美人众多,而在下只求一心人。”

“你放肆!”萧景琰尚未开口,只听躬身站在一旁的高湛厉声说道。

“呵呵……”萧景琰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他用一只手展开画像,画轴上的人长身玉立手中拿了一件极为奇怪的——兵器?

“画的不错,这画朕收下了,”萧景琰将画轴按在御案上,“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朕在设宴款待诸位来使。”

大梁陛下既不说行也不说否,便直接送客。

一旁的使臣似是对萧景琰倨傲的态度十分不满,但又碍于大梁的兵强马壮而敢怒不敢言。反倒是一旁的元凌面露喜色,居然对着萧景琰拱手道谢。

秦玄策被萧景琰宣到宣室殿外候旨,等的手脚都有些冷了才见高湛出来,说陛下请他进殿。

秦玄策微微皱眉,他穿过空旷的长廊走进正殿,萧景琰端坐在王座之上,见他进来轻轻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