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靖all】一树海棠压梨花(《怀中雪》番外集)番外一

番外讲的大概就是一群东脸在琰琰身边红袖添香赌书泼茶的小故事。


番外一

夏暮,正阳宫。大梁皇帝寝宫。

夏秋交替的下午,太阳退去毒辣变得暖融融,天又高,时不时有凉风吹进来。

庄恕换了件米色的宫装坐在正阳宫的廊下熬药,说是熬药其实不过是加了甘草、檀香和盐的乌梅汤。

他用手托着腮打瞌睡,另一只手拿着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整座宫殿里都弥漫着淡淡的酸甜味道。

蔺晨从外面走进来,只见庄恕睡意昏沉,他熄灭了炉火将熬得浓浓的梅子汤倒进白玉碗里。庄恕半睁着眼瞧了他一眼,继而又过了大氅继续打瞌睡。

午后的宫殿里静悄悄的,主子们向来宽厚,宫人也都贪了懒,几个小宫女躲到假山后面躲懒,内监也站在廊下睡得东倒西歪。

明楼蜷着身子,面朝内壁躺在萧景琰的御榻上。蔺晨将手中的酸梅汤放在桌上凉着,自己爬到御榻另一侧睡去。

明楼散了发一头青丝裹了自己一身,蔺晨向来是披头散发。萧景琰在宣室殿议事,一进宫门只见整座正阳宫里一片静谧。他对着高湛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屏退一干随侍进了正殿。

只见床榻上两人睡得脸上飞了一片粉红,蔺晨手里卷了一缕明楼的长发,明楼蜷起一条腿踹在蔺晨腿上。

萧景琰坐在榻侧,蔺晨翻了个身将当今天子挤下了床。

偏殿里秦玄策批了件萧景琰常服的大氅蜷在贵妃榻上摆弄几块莹润的玉石,一旁的长案上放了乱七八糟的图纸。他看见萧景琰走进来,抬起头来一片天真烂漫,纤长的睫毛颤了颤。

“干嘛呢?”萧景琰抽了一卷书出来坐在秦玄策身旁。

“夜秦进贡的白玉,”秦玄策手指纤长捏起一块白玉凑到烛光下,“明楼拿来给我顽儿的。”

“朕借你的宝地看会儿书。”萧景琰起身,一旁的宫女躬身走过来给他褪下外袍。萧景琰只穿了一件窄袖玄色深衣坐在矮榻上看书,不大会儿宫女端了新湃的葡萄和西瓜。

秦玄策从贵妃榻上爬起来,他只穿了件宽大的亵衣,萧景琰赶快拿斗篷裹上他。

“庄恕在外面熬乌梅汤,陛下要不要?”

萧景琰笑了笑:“自然要。”

秦玄策光着脚跑出去穿过正殿的时候只见蔺晨已经醒了,披着衣裳坐在桌上写字。他跑过去,只见蔺晨正在纸上开药方。

明楼裹了丝被躺在床上,颧骨通红一片,青丝铺在枕头上。秦玄策坐在床边瞧他:“都睡一天了,起来坐坐。”

明楼睁了睁眼,就见秦玄策一双闪亮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庄恕走进来怀里抱着冰浸过的乌梅汤,秦玄策坐在床沿上晃着腿:“陛下说要喝梅子汤。”

庄恕径自盛了一碗端到明楼面前:“醒醒盹吧。”他又转过头来对着秦玄策:“让他自己来喝,哪个要伺候他。”

于是秦玄策就不说话了,冰凉爽口的酸梅汤熨贴了喉咙的干燥和嘴里的苦味。三个人排排坐让庄恕给自己分砂锅里的乌梅汤。

蔺晨写了张方子又用手撕了,庄恕看他一眼:“做什么?”

蔺晨今日似是有些心事,也不跟他们热闹,摆摆手端着汤碗独自走了出去。

正殿被众人占了,萧景琰端坐在偏殿里批折子,眼见着蔺晨走进来,轻手轻脚将乌梅汤放在他的长案上。

“你今天安静得很。”萧景琰合了奏折。

似是随口一提,蔺晨却幽幽叹出一口气:“我今日想给明楼开张方子,却发觉竟然无药可医。”

萧景琰合了眼,良久,突然笑了一声。

蔺晨静静看着他。

萧景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笑,秦玄策跑进来还拉着明楼一起。明楼将养了这些日子,身子圆润了些,只是脸还苍白。

“怎么起来了?”萧景琰走上前,“养病养病,不静养怎么能好?”

“被他们闹的。”明楼的脸上难得带了笑意,“庄恕煮了乌梅汤。”

高湛躬身上前:“西魏使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