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现代养成AU,甜)十五下

赵启平分完了巧克力和饼干回来,只见谭宗明正坐在自己的单人床沿上,两条大长腿盘在一起,头一低一低的打瞌睡。

庄恕见他进来,轻手轻脚从自己的床上起来:“你们俩今晚在帐篷里将就一宿。”

“庄教授,那您呢?”赵启平将谭宗明撂倒在自己那张单薄的钢丝床上。

谭宗明身上乏透了,被自己的儿子放在床上时也只是半睁半闭着双眼看了赵启平一眼,赵启平反手抱住他的头亲了亲他的脸:“睡吧。”

庄恕掀开帐篷帘子:“我今天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谭宗明翻了个身,赵启平笑笑看着庄恕出了门,他扭过头看着大鳄的睡容,十分嫌弃的把他推进墙根里,然后自己挤上了床。

谭宗明感受到高高瘦瘦的一条好像小动物一样挤进自己怀里,他伸出手臂将赵启平圈进自己怀里。

庄恕从帐篷里走出来,季白身上的军装还没洗。庄医生脱下自己睡衣外面的那件风衣披在季大局长身上:“大忙人今天怎么想起来我这视察工作来了。”

季白笑嘻嘻的将自己汗津津的制服外套递过去:“你不在家连个做饭洗衣裳的人都没有了。”

庄恕接过那件深色的制服外套:“原来我在季局长这儿就是个洗衣做饭端茶递水的丫鬟。”

季白懒得搭理他,从口袋里取出一袋子瑞士水果糖,径自剥开一块塞进庄恕嘴里:“你说你这个怪脾气,也多亏了我来时记得带给你。”

谭宗明这一觉睡得好,胸口就像被塞了一团棉花,软软的绒绒的。赵启平将谭宗明抱着自己的手臂放进被子里。庄恕昨夜洗的医师袍已经晾干,晾衣绳上又多添了一件制服。

陆晨曦抱着手臂站在晾衣绳下看着制服上的军衔:“白衬衣,副厅级,这是谁的衣服呀。”

“你不知道么,大白升官了。”庄恕难得一脸得意的拍拍陆晨曦单薄的小肩膀,“调到省厅去了。”

“省厅?”陆晨曦皱皱眉,“他又要回大西南么?”

“是啊。”庄恕点点头,“他在上海的挂职结束了。”

“那你呢?”陆晨曦盯着庄恕的脸,“那你怎么办?”

“明年我和仁和的合同就到期了,但时候我就去云南找他呗。”庄恕替季白将制服收好,“我在昆明房子都找好了,到时候上海的房子一买,我就走啦。”

“老庄,你疯了!”陆晨曦叉着腰吼他,“干嘛一副再也不回来的样子!”

庄恕愣了片刻,随即笑了笑:“以后去哪儿不是我说的算的,要看大白的工作调动安排。”

陆晨曦叹了口气,挥挥手:“躲开我这儿,懒得跟你说话!”

“丽峰县公路山体滑坡有人受伤!”不知是谁在门口喊了一声。

庄恕和陆晨曦齐齐回过头来:“所有人收拾设备,准备出发!”

赵启平拎起急救箱,低头吻了吻坐在床头的谭宗明:“爸爸,我不能去送你了。”

谭宗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他心中忽然一动,摘下自己手上的腕表带着赵启平手上。那只表是谭宗明三十岁生日时小赵医生在瑞士定制的,表盘里有一行鎏金的中文——天涯共此时。

无论如何时空,无论在哪,他们永远在一起。

“我今天和度假村的工作人员开完会就来看你。”谭宗明用力握了一下儿子的手,“注意安全。”

赵启平笑着冲着他摆摆手跟随队伍上了车。

谭宗明送走了小赵医生,助理开了一辆大越野等在医疗队驻地,看见谭总走出来,他立即迎上来接过老板手中的提包:“谭总,我已经通知了负责度假村的李副总,您一到大家就开会。”

“知道了。”谭宗明长腿一迈走上车,“如果度假村条件允许的话我打算让医疗队暂时先去那儿办公,总比睡帐篷野地要好。”

“咱们度假村其实没怎么受到泥石流的冲击,”助理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就是我们很多工作人员的家里受到了泥石流的冲击,而且现在被迫停工。”

谭宗明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听了助理的话若有所思:“到度假村以后让人把可以用的客房和办公室都打扫干净。”

赵启平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总归好好洗个热水澡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