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养成AU,甜)十五上

第十五章

“爸爸,我要去支援灾区了。”

“注意安全。”

“我知道啦。”

“每天给我打电话。”

“好的,爸爸。”

赵启平挂掉电话,他抬起头,屏幕里蔺晨一身笔挺的医师袍站在各位记者面前,一丝不苟的宣读院长办紧急拟定的救援计划。

“走了!”陆晨曦背着急救包招呼赵启平。

赵启平深吸一口气,拎起包跟上队伍的步伐。

“你老老实实跟着庄恕没事别乱跑,听见没有?!”陆晨曦叉着腰给赵启平训话,“你们美帝那一套对我没用,只要无组织无纪律,立刻给我走人。”

“陆老师,”赵启平笑笑,“我保证不擅自行动。”

“老庄,把他给我看住了。”小个子的陆晨曦拎着赵启平的衣服领子,气势一点也不落下风,将他拎到庄恕身边。

赵启平倒是不以为意,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师们,这个时候每个人都为他奔赴前线而内心发慌。

 秘书拎了谭宗明的行李箱,他上车前看了一眼一身套装的女秘书:“你别跟着了。”

秘书小姐愣了愣,明显不明所以。谭宗明笑了笑:“丽峰条件艰苦,女孩子就不要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启平的原因,现在他看到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总会萌生一种莫名的父爱。

谭宗明只身携带了简易的行李独自一人上了前往丽峰重灾区的车,其实在他的内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的,不仅仅是为了视察和慰问那个小小的度假村,他的大儿子,他的宝贝平平正住在最简陋的救援帐篷里,吃着泡面和冷水,救死扶伤。

“你放心。”凌远接通了谭宗明的电话,“庄教授和晨曦都在丽峰,他们护着启平呢,宽宽心。”

“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拿主意,”谭宗明苦笑了两声,“我这个当爹的还能怎么样,随他去吧。”

丽峰山区还在不断引发泥石流和山体滑坡,好在灾害等级不高,不足及造成大规模伤害,只是丽峰通往外界的山路越发崎岖难行。

赵启平的白大褂上已经沾满了血污和汗水,灾区都是外伤伤员,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晚上只休息两三个小时。昨夜又下起了大雨,庄恕把简单过滤了的雨水烧开了,把脏衣服都泡进去,他们的衬衣袖口里和裤脚里都积了淤泥。

陆晨曦拎着赵启平,两人嚼着压缩饼干走出来。陆晨曦眼看着庄恕洗衣服,她毫不犹豫脱了自己的冲锋衣扔给庄恕,又拔下赵启平看不出颜色的医师袍。

“我说老庄呀,你真是贤惠。”陆晨曦蹲在庄恕身旁,她冲着赵启平笑道,“有机会你去老庄家里玩,他在家里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他们家季大局长啊甩手掌柜的。”

“我知道,”赵启平坐在简易的折叠椅子上,“小时候我吃过庄教授给我做的饭。”

“你们俩少吃点那饼干吧,”庄恕把洗好的衣裳晾在晾衣绳上,“这是干粮,不是你们俩的零食。”

赵启平向来会在长辈面前卖乖,他上前帮庄恕把拧干的衣服抻平挂在绳子上。他仰起头,只见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天又阴了起来,也不知道下雨之前衣裳能不能晾干。

“大晚上洗衣服,不嫌累啊。”

赵启平转过身,只见谭宗明穿着黑色的修身长风衣,手中拎了一只小小的棕色行李箱。

“爸爸。”赵启平顾不得身后的庄恕和陆晨曦,谭宗明的到来就一道光照在他身上,他冲过去,卡住谭宗明的腰身。

谭宗明脱下身上的风衣裹在儿子身上,这一脑袋的汗,也不怕感冒。他住在赵启平和庄恕的帐篷里,庄恕应了老谭的重托,时时刻刻都盯着赵启平。他们医院“平平大宝贝”也算是老谭家三代单传一根独苗了。

赵启平碍于父亲和凌院长的一番好心,从不揭穿他们。

老谭那只手工小牛皮制成的行李箱里装满了芝士饼干、巧克力和自热盒饭,还有几盒速溶冰咖啡。赵启平一连几日都是干吃方便面就矿泉水,要么就是干嚼压缩饼干,他此刻拆了一颗费列罗放进嘴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爸爸,你在帐篷里等等我,我去给同事分饼干和巧克力。”

“去吧。”谭宗明笑着看小赵医生走出帐篷。

庄恕将书反扣在脸上,谭宗明一屁股坐在他的床上,庄恕的单人钢丝床嘎吱发出一声响:“老庄,起来吃点东西。”

“做了一天手术,什么也吃不下,”庄恕苦笑一声,“再这样下去我的手都要抖了。”

“身体是本钱。”

“不用担心我,今天喝了一瓶葡萄糖,”庄恕翻了个身,“谭大鳄,不放心儿子吧?”

谭宗明曲起手臂,将头埋在两手之间:“每次听到丽峰的新闻我就心神不宁,只有看着他我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