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粥可温(现代美食AU)六上

文笔也是需要康复的,过渡章。


第六章

“七少。”萧家的老管家高湛打开萧家大宅的铁门,冲着萧景琰的车欠了欠身。

有佣人上前打开车门,天气渐凉,萧景琰穿了件牛仔外套随手脱下来搭在手臂上:“高叔!”

“欸,七少。”高湛笑眯眯应了一声,随即有人接过萧景琰手中的提包。

林静穿了酱紫色的绸缎旗袍,雪白的银狐披肩搭在肩上,远远地只见萧景琰走过来,她笑着招呼自己的儿子:“景琰回来啦。”

“母亲。”萧景琰十分敬重自己的母亲,他在林静面前坐的笔直。

林静点点头,笑骂道:“我还以为你要忘了我这个妈呢。”

萧景琰接过佣人手中的茶亲自奉到林静面前:“儿子怎么敢。”

林静嗔怪道:“偏你跟我卖乖。”

“母亲,”萧景琰一脸乖巧的坐在林静身边,他挽住母亲的手臂,“景琰有个不情之请。”

“说吧。”林静拍开儿子的手,一双凤目目光落在萧景琰脸上似嗔似喜,纵然美人迟暮也依旧是美人。

“我有个朋友,身体一直不大好,”萧景琰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他身边又没有什么亲人,我想是不是……”

“你呀。”林静伸出手指不痛不痒戳了下萧景琰的额头,“那孩子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蔺……晨?对,就叫蔺晨。”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母亲怎么知道的?”

“你还问我怎么知道的?”林静用手叩这桌面,“小两口吵架要不要闹这么凶啊,听说你把人家打到骨折,是不是真的呀?!”

噗……萧景琰正拿着玻璃杯喝果汁,一口全吐在桌子上。

“你看看你,这么大人了还这么邋遢。”林静嫌弃的拿起一叠纸巾扔给萧景琰,“你和那个蔺晨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也不说带回来给我瞧瞧。”

“母亲这话可说早了,”萧景琰泄气的坐在椅子上,“八字还没一撇呐。”

“哎呦,”林静瞥了儿子一眼,“这个贺涵,成天胡说八道的。”

“母亲。”萧景琰灵机一动,“蔺晨要来咱们家住几天,养养伤。”

“欸,好的呀,”林静来了精神,“我听说小伙子长得好看死啦。”

“您儿子还没追到手呢,”萧景琰一脸无辜的看着林静,“您看我让高叔把主宅后面的那座小楼收拾出来好不好。”

“好的呀。”林静听了儿子的话连连点头,自从萧景琰出柜以后家里打也打了,闹也闹了,现在就图儿子找个人安稳起来。

贺涵接到萧景琰的电话后就马不停蹄的给蔺晨收拾行李。

“我不想住到萧景琰家。”蔺晨蜷缩在沙发上啃苹果。

“我和周凯都决定把这间公寓卖掉,没发租给你啦,”贺涵将最后一件大衣塞进行李箱里,他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正好可以让景琰照顾你。”

蔺晨脚上毛茸茸的拖鞋要掉不掉的勾在脚趾上,他懒洋洋的倚在一堆靠垫里面:“那你给我找一间酒店公寓。”

“蔺公子,”贺涵叉着腰,“现在这么忙,哪里有时间给你找酒店啦?”

蔺晨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给萧景琰房租他会不会要。”

萧景琰最近在休假,虽说TINA的公事向来不忙,但是休假中不用早早起来工作,每天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躺在床上刷刷手机,等着家里的佣人请他下楼吃饭,下午和朋友相约出去玩或者去拳馆打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