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琰all】怀中雪(古风正剧)二

第二章

“陛下欲亲征南诏?”沈追倒吸了一口冷气。

蔡荃长叹一口气:“陛下三思。”

奏折上无非都是打些官腔,陛下铁腕,大臣也不敢十分的劝。

南境王郡主穆霓凰坐在明楼府上:“陛下自蔺先生去后性子越发古怪了。”

明楼持了茶盏默默喝茶,听霓凰郡主同他抱怨:“原先蔺先生在时还有人敢劝劝陛下,如今咱们这些人竟也没人敢多说一句。你可知陛下还是靖王是那是鼎好的脾性……”

我看着他从靖王变成太子,在从太子登上皇位。明楼在心里默念一句,低声问道:“殿下可知蔺先生是怎么没的?”

霓凰郡主心中咯噔一声:“我竟然到死都没在见过蔺晨一面。”

明大人,今日我与景琰诀别啦。白衣客卿,翩翩佳人,纵然镣铐加身依旧一身湛蓝大氅素白长衫。

老师,朕小时候经常做梦,梦见一位穿白衣的先生,遗世独立飘渺欲仙。

太清十三年,明楼眼睁睁看着蔺晨饮下那杯金屑酒,一死以证太子清白。而后先帝驾崩,太子萧景琰继位,改年号昭元。

今年已是昭元二年。

宣室殿常年合着酱紫的帘帐,萧景琰看奏折看久了眼睛发涩,他用手撑着额头小憩。昔年汉武帝思念李夫人,曾命方士开坛做法,招魂相见。蔺晨恨极了自己,宁愿赴死也不肯相见,只怕魂魄亦不肯入梦来。

明楼不动声色端了茶盏:“帝王铁腕未必是坏事,最怕仁慈有余霸道不足。”

霓凰郡主笑了笑:“您是陛下的老师,您教出来的笑声可不是护着。”

明楼只是附和着笑笑,搁了茶盏:“时候不早了,陛下宣在下进宫觐见,便不留殿下了。”

柳皇后带着宫人拎了两大盒子吃食站在宣室殿外请安,高湛躬身出来:“陛下请娘娘进来。”

柳皇后拎着两大盒子,也不让宫人跟着径自走进去。

“臣给陛下请安。”柳皇后起了身,将吃食放在长案上,“臣宫里的厨子做了几道小菜,陛下尝尝。”

萧景琰忽然握住柳氏的手。

柳皇后愣了片刻:“陛下可有话对臣讲?”

“是你给蔺晨入的殓,对不对?”萧景琰目光灼灼的看着柳皇后。

“是,陛下怎么又提起这一遭了,”柳皇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她闭了闭眼,“是臣给蔺先生梳洗换的衣裳,陛下拿了件自己的亵衣给蔺先生入殓。”

“你坐下。”萧景琰指了指一旁的圆凳。

柳皇后笑笑,她妆容细腻,遮了脸上的惨白,她安静坐在圆凳上:“想必是陛下早就想问臣的。”

萧景琰眼中的光似暗非明:“我不在称朕,你也不是朕的臣子。是萧景琰问的柳姑娘……”

他声音低沉沙哑而颤抖:“我问你……蔺晨是不是死了?”

柳皇后霍然起身,她面色如一潭死水般平静无波:“他的尸身就葬在琅琊山下,臣不敢骗您。蔺先生说他宁死也不肯再见萧景琰一面!”

“你大胆!”萧景琰拂袖而起。

柳皇后跪在地上,她依旧冷冷瞧着宣室殿里的九五之尊,不卑不亢:“陛下,是您要问的。”

萧景琰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他俯视着就在地上的柳皇后:“蔺晨藏在哪?”

“陛下?”柳皇后被帝君身上的戾气震得双手冰冷,她咬着牙,“您要违背蔺先生的遗愿么?”

景琰,景琰……

萧景琰霍然转身,我与景琰今日诀别啦……那人说的十分轻巧,他赤足坐在栏杆后面看着赤红太子常服的人,举起手中的酒樽,告辞啦。

柳皇后看着他,眼中蓄满泪水——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

明楼站在门外,柳皇后走出来,见了他微微颔首:“明大人。”

两人擦身而过,高湛便出来宣了明楼进去。

萧景琰一身玄色,端坐在御案前批折子,明楼跪在地上行礼。萧景琰抬了头看他:“老师姐姐的婚礼准备的如何?”

“一切妥当。”明楼笑笑,萧景琰亲自伸了手出来扶他起身。

“朕今日觉得倦了,只想同老师谈谈天儿。”萧景琰倚在榻上。

明楼上前拆了他的发冠,一头青丝洒下来,落了两人满身,似是而非说了一句:“柳皇后脸上似有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