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粥可温(现代美食AU)五

第五章
“没什么大事,肩胛骨轻微骨裂,静养即可。”赵启平坐在诊室里写病历。
萧景琰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需要注意什么吗?”
“注意点,别在二次伤害。”赵启平拧上钢笔,“去取药吧。”
“实在抱歉。”蔺晨肩膀受伤只能讲外套披在身上,萧景琰尴尬的将蔺晨的风衣披在肩头。
“你也不是故意的,也是怪我招欠,”蔺晨轻轻抬了抬手疼的嘶哑咧嘴,“不过你手劲好大,疼死我了。”
萧景琰跟在蔺晨身边,心生不忍:“这些日子我照顾你吧。”
蔺晨愣了愣神,他盯着自己脚上的帆布鞋:“我知道是贺涵拜托你看着我,可是不用啦,我也不是小孩子。”
“没关系,”萧景琰害怕蔺晨拒绝,“害得你受伤,总要给我个补偿的机会。”
蔺晨笑起来,他又一只浅浅的酒窝:“又不都怪你,再说了,这几天你已经很照顾我了。”
“晚上吃铁锅炖鱼好不好?”萧景琰换了个话题。
蔺晨十分没骨气的咽了口口水:“可以。”
萧景琰开车载蔺晨回家,打算路过路过市场时买些菜,车刚到半路手机便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十分无奈的接起电话:“五哥。”
“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明艳的女声,那是萧景琰他五嫂秦般弱。
似乎终于有机会让秦般弱报萧景琰捉弄她掉进游泳池的仇:“怎么着,你小子行不行啊,交往第一天就把男朋友打进医院!”
秦般弱声音不小,萧景琰没带耳机,他心虚的看了一眼副驾驶的蔺晨。蔺晨直视着前方的马路,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干咳一声:“般若姐,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赵医生跟我说的。”
“你怎么会遇见赵医生呢?”
“今天我和谭宗明吃饭……”
“哦……”萧景琰拉长了声音,“你背着我哥见初恋。”
“萧景琰,你诓我!”秦般弱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弟。”
“嘿嘿,”萧景琰冷笑,“你没想到的事多了。你别告诉我妈,我也不告诉我哥。”
“成交!”秦般弱气鼓鼓的挂了电话。
萧景琰笑着摇了摇头,一句轻飘飘的问句飘进他耳朵:“什么别告诉你妈?”
当然别告诉我妈我在追你,萧景琰扭过头面带微笑的看着蔺晨:“别告诉我妈我把你打伤了。”
萧景琰可怜兮兮的看着蔺晨声情并茂:“不然她会让我跪小祠堂的。”
“哦。”蔺晨看着萧景琰蹙起的两道浓眉和他那张苦哈哈的脸,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良久只是说道,“我并没有怪你。”
“我去买菜,你在车里等我?”萧景琰将车停在一处特别大的农贸市场前。
蔺晨摇摇头:“我跟你一起。”
和心仪的对象一起逛市场,实在不要太居家。可是萧景琰着实心累,他一边要小心来来往往的人不要碰到蔺晨受伤的手臂,一边要随时将蔺晨装进袋子里蔫了的菜挑出来。
“这是什么?”蔺晨看着萧景琰将一把绿油油的菜叶装进袋子里,“小白菜么?”
“这是木耳菜。”萧景琰一只手拎着菜,一只手抓着蔺晨没受伤的手臂,“你小心,这人多。”
素炒青菜,铁锅炖鱼,再来一碗稻米饭,简直完美。
萧景琰甚至特意从酒店拿了酒精锅回来,将做好的鱼连汤代鱼一起倒进去随时加热。蔺晨捏着筷子正要开动,只见萧景琰还在厨房忙活。
他好奇的走进去:“你在忙什么?”
萧景琰正在将擀的薄薄的面饼放在平底锅上:“我在烙饼,没有饼铛就拿平底锅将就吧。”
烙饼?蔺晨凑过去,萧景琰将已经烙好的一张薄饼送到蔺晨嘴边。蔺晨张嘴咬了,皮微微焦脆,里面的面心却十分软糯,到这麦子的微甜。
“好吃。”蔺晨是地道的云南人,后来常住在上海,吃面食的时候不多。
萧景琰笑了笑,他圆滚滚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虽然我爸不喜欢我当厨子,但他可喜欢我在家了。”
“因为会做饭吗?”蔺晨也跟着笑起来。
“是呀。”萧景琰将烙好的薄饼拿刀切成块装进盘子里,“去尝尝,鱼汤泡饼。北京名菜。”
萧景琰站在厨房里咬着下唇想了想,又干脆煮了一盘米粉出来:“云南吃米粉,想来泡米粉也可以。”
蔺晨吃的心满意足,他十分苦恼的看着剩下的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