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正经的甜文写手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粥可温(现代美食AU,甜)三

案子忙完了,我又回来了,可是休假第一天就感冒真的好吗?晚上还要去上课,哭唧唧……


第三章

“昨天的约会怎么样?”萧景琰接到贺涵电话时正一个人对着教练汗如雨下。

他示意教练暂停,一边用头和肩膀夹住手机,一边解开缠绕在手上的绷带:“贺涵,你真的越来越八卦,你以前可不这样。”

“好奇是人的天性,当我停下来,我会尤其好奇。”贺涵一只手捏着手机,站在自家店里的玻璃幕墙前。

“好吧,”萧景琰耸耸肩,“我们昨天吃了草莓和奶油,还有鱼子酱。”

“真是神奇的搭配。”

“谢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萧总好人做到底,不妨帮我照顾一下蔺晨。”贺涵笑起来,眼角有淡淡的笑纹,餐馆里兼职的女大学生冷眼望过去瞬间红了脸,“你也知道,有夫之夫嘛,总跑到别的男人家里去,我家男人可是会咬人的。”

“你从咨询公司出来,涉猎面真是越来越广,居然还真当起别人的红娘来了。”萧景琰好气又好笑。

贺涵收敛了笑意:“你也知道蔺晨从前有多优秀多骄傲,现在这样真让人难受。”

“好吧,我去给他做饭。”萧景琰无奈的摇摇头,“还有什么要求。”

“受累把碗也给洗了。”

“不好意思,有些事需要我处理,咱们改天再约时间。”萧景琰十分抱歉的和教练打了招呼,拎起自己的背包头也不回的出了训练场。

教练十分吃惊的看着学生远去的背影,在萧景琰心目中,如果做饭排第一的话,那么泰拳一定可以排第二了!今天怎么了?一个电话居然连拳都不打了?

“五哥,你跟家里说一声,晚上我不回家吃饭完了。”萧景琰坐在车里带着耳机给他五哥萧景桓打电话。

“听说贺涵给你介绍了一个朋友。”萧景桓拿着弟弟开玩笑,重音落在朋友两个字上。

“他最近真是太闲了!”萧景琰被他们逗得要炸毛。

“我可还没来得及跟静姨说这一段儿。”萧景桓算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静姨,那个温柔娴静宠辱不惊却又雷厉风行的奇女子——萧景琰他亲妈。

“我认怂!”萧景琰气鼓鼓的挂了电话,就连蔺晨家的门也被他拍的“嗙嗙”作响。

“萧景琰?”蔺晨穿着皱巴巴的格子睡衣,毛茸茸的灰色拖鞋站在门口,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景琰,最终后退一步让开了去路。

一室一厅一卫的单身公寓,萧景琰轻轻松松将手中两大带着吃的拎进厨房。他终于明白贺涵口中的刷碗是什么意思,用过的碗筷堆得已经快溢出了水槽。

“卧槽?!”轻微有些洁癖的萧景琰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你家还有碗吗?”

“没有。”这是萧景琰进屋后两人的第一次对话,蔺晨气人又坦诚。

我不能跟病人一般见识,更不能一拳打爆他唯一占优势的那张脸,要给贺涵留面子。萧景琰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然后一声不吭的挽起袖子开始刷碗。

“洗洁精?”

“没有。”

“小苏打?”

“没有。”

“碱?”

“什么?”

“碱面!蒸馒头用的。”

“啊……这个有。”

“给我。”萧景琰心累的不想讲话,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古人诚不欺我。

“噢。”蔺晨拿出一包家里蒸馒头用的那种食用碱。

萧景琰撕开一个小口把碱倒在百洁布上埋头刷碗。

蔺晨倚在门框上,他撕开一包薯片抓起一把塞进嘴里。“晚上想吃什么?”萧景琰把刷好的碗碟按照大小深浅落在一起。

“你特意来给我做饭?”蔺晨晃着腿看他。

“站直了。”

蔺晨不自觉的稍息立正,不得不说曾经的超模仪态还是十分好的。

“我家在琅琊。”

“那可真远。”

“我家有一道名菜叫杜鹃醉鱼。”

“那你恐怕吃不成了,我一没有杜鹃花二没有重唇鱼。”

蔺晨看着他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来:“你居然知道。”

“每年五月杜鹃花落在碧塔海里,湖里的鱼吃了可以麻痹神经的花瓣,就像喝醉了一样飘在水面上。”萧景琰从袋子里拎出一条已经处理好的鱼,“但是我可以给你做香茅烤鱼、汽锅鸡还有菠萝饭。”

蔺晨咽了咽口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