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月满西楼(现代黑帮AU)大结局

明台婚礼那日,明楼坐在高背红木椅子上,看着小两口跪在蒲团上给自己奉茶。曼丽今天不入俗套,穿了一套黑色丝绸质地的婚纱,设计引用中国传统汉服制式,宽袍广袖,用宽腰带勾勒出腰身,丝绸大裙摆却是借鉴中世纪贵族服饰。婚纱出自DU集团董事长陈亦度至死不渝系列的一张手稿,黑色的婚纱据说那是关于设计师自己的爱情故事。

黑色的礼服与她的脖颈和耳垂上佩戴的那套明楼赠与她的红宝石首饰相得益彰。曼丽看着明楼喝下茶,甜甜喊了声大哥,接过明楼手中的红包。

于曼丽身材娇小,为了衬得起这条黑色的拖尾婚纱,她足足穿了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新郎官的手臂紧紧箍着她的腰身,任凭旁人嬉笑调侃也不敢松手。

梁仲春依旧一副狗腿样,眼看着明家得势,包了一小匣子十足的金条做贺礼,外加海港上一个泊游艇的小港口。

萧景琰碍于身份没露面,到是蔺晨拿了一幅油画来参加婚礼,身后跟着一排首长警卫员。

但是来的跟多的还是明台的同学和朋友。碍着明家大哥的身份大家难免有些玩不开。

明楼干脆冲着阿诚勾勾手指:“吵得我头痛。”

明诚会意,将大哥包上楼喂了一杯白开水。

大概水里有些镇定剂,明楼只觉得睡意昏沉起来,也未多想,任由明诚褪去自己的衣衫裹紧被子里安稳睡去。
等他再醒来,窗外已经是一片碧海蓝天。

“这是哪儿?”明楼坐起身,懒洋洋的倚在床头,他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海蓝色镶着白边的丝绸睡衣。

穿着白色T恤一直背对着明楼的阿诚转过身来,他手里拿着组装了一半的木质小书架:“明台成家立业,如今我也该陪着大哥好好歇歇。”

想度假就直说……卧室铺了长毛地毯,明楼赤脚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窗外便是一片碧波和蓝白相间的建筑。

“希腊,你喜欢吗?”阿诚凑上前抱住明楼丰盈的腰肢,“明楼,我愿意用后半生和你在世界流浪。”

海边的别墅区,一点也不像流浪,可是明楼不想戳破他:“我们下一站去哪?”

明楼去过不少地方,可惜没有一处风景好好看过。

“去看极光好不好?”阿诚松开环住明楼腰身的手臂,走的桌前将瓶子里的酸奶淋在切好的水果丁上,用叉子叉了一块火龙果递过去。

明楼垂下眼帘专心的咀嚼口中的食物,良久才说道:“和你在一起自然哪里都好。”

后来明楼终于可以坐在沙滩上看着夕阳啃汉堡,没有交易,没有火并,他挽起裤腿将小腿浸在海水里。

阿诚坐在他身旁嘬一根冰棒,明楼转过身看看他,阿诚只好笑着将手中的冰棒递过去,还不忘嘱咐:“尝尝味道好了,不要吃太多凉的。”

冬天的时候,两人回了趟家。明台早已在明氏独当一面,阿诚要处理一些明家见不得光的生意。

明楼盖着毛毯躺在摇椅上,白色的大猫蜷缩在他怀里。曼丽有了身孕,总也睡不醒,娇小的一团团在沙发上打盹。

阿诚推开门,冬季温暖的阳光照进房间,荡漾出一片金黄。

“大哥,我回来了。”

那时明诚十六七岁,放学回家,小姑娘曼丽疯了一天在困得在沙发里睡下,大哥穿着居家服躺在摇椅上看书,听见他回来会抬起头对他招手,楼上的姐姐会站在楼梯口看着他。

明楼睁开眼,怀中的大猫跑出来甩甩尾巴。

“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