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十四

赵启平这几日一直纠结于谭宗明暧昧不明的态度,今日倒像是忽然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精神倾颓神色萎靡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谭宗明进进出出收拾用过的碗筷。

谭宗明擦干净料理台,端着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他的手上还沾着水:“吃橙子还是葡萄。”

“都要。”赵启平从沙发上懒洋洋的爬起来,他发现即使谭宗明变成了男朋友这一切也没有什么不同。他趴在沙发扶手上看着老谭为自己切橙子。

谭宗明随手打开电视,另一只手往赵启平嘴里塞了一瓣橙子。

赵启平用手缠住谭宗明的腰:“爸爸,我有点困。”

谭宗明拍拍自己的大腿:“躺这。”

赵启平笑嘻嘻的卧在他的膝头刚要开口玩笑几句,随即电视上播报的新闻让他紧紧皱起了眉头。

暴雨引发了丽峰山区的泥石流灾害,伤亡惨重,且引发次生灾害。

谭宗明皱了皱眉,赵启平却已经从他身上一屁股坐起来。谭宗明看着他小腹的淤青,有些面带愠色:“小心些,你肚子不疼啦?”

赵启平已经脱掉了睡衣开始穿衬衣:“爸爸,我得去医院,第一医院肯定会接诊伤员。”

谭宗明听了他的抢白没有作声,只是用手轻轻揉了揉眉心。赵启平来不及和他多解释,穿上鞋子就要往外跑。

“等等。”谭宗明深吸一口气拉住他,“你还没接到通知,那就有时间准备。”

赵启平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谭宗明用收拾出差行李的经验为他熟练的装满了一只登机箱。

“我给你带了洗漱用品和穿洗衣物,应该够你短时间内换洗的。”谭宗明说话间已经拎着箱子走到门口,路过冰箱时又顺手拿了一大袋巧克力和马卡龙,高热量的食物可以瞬间补充体力。

赵启平还站在门口发愣,谭宗明笑了笑:“走吧,送你去医院。”

他自己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却要站在手术台上为患者缓解病痛,赵启平忽然捂着肚子笑起来,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爸爸,我这算不算医者父母心?”

临下车前谭宗明拉住他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内敛如老谭,事已至此只能笑言:“作为医生家属,我也算高风亮节了。”

即使已经入夜,医院大厅依旧灯火通明。

凌远和家人在停车场告别,凌院的厚外套里面甚至还来不及换下格子睡衣。两人在办公楼门前相与。赵启平看着他隐约露出的一截睡衣衣领,便知道老干部做派的院长恐怕是早早睡下,梦中惊坐起直奔医院,好在办公室常备了衬衣。

赵启平才升了主治,本来借着养伤刚好有个休假,没想到这回到应了“轻伤不下火线”。

“马上就会有伤员源源不断送过来。”凌远系上白大褂的扣子,言简意赅冷静部署,“趁着这会儿通知各科室开会!”

赵启平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办公室里,趁着难得的空闲给自己的肚子擦药。

儿子不在身边,谭宗明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用来工作。书房的灯亮了一夜,他握着笔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那是秘书临时送来的公益捐赠策划案。

“平平为什么想学医呢?”十年前的谭宗明如是问道。

赵启平的六岁到二十六岁,医疗界冉冉升起了一颗新星。谭宗明的二十岁到四十岁,晟煊商业帝国拔地而起。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认为谭总唯一个儿子会接任他的王座,其实赵启平毫无经商头脑,甚至连会计基础都读不通。

“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那这些遗产怎么办呢?”周凯曾经拿那些劣质的玩笑逗弄年幼的小赵医生,“你又不懂得经商,晟煊该怎么办?”

赵启平一双圆眼瞪得越发大了,谭宗明有些心疼,皱起眉想要喝止那些低劣的玩笑。只听小赵医生张了张口:“爸爸不在,家就没有了。”

谭宗明的心揪成一团。

“那我就卖了晟煊去流浪。”赵启平随机不耐烦的皱起眉,比周凯还要恶劣,“把我爸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安排一下,我要去丽峰。”

谭宗明拨通了总经办的电话,值班的助理先是一愣,随即接通了安迪办公室的内线。

“你开什么玩笑?”安迪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俯瞰着霓虹灯下的车水马龙,“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在晟煊坐镇。”

“安迪,你清楚丽峰的项目我们投了多少人力物力在里面,”谭宗明十分冷静,“有什么比我亲自去一趟更能解决问题吗?”

慰问员工,调动资金,改变整体战略布局。这一切都得等足够有分量的人到达现场才能定夺。

“我给你安排人手。”安迪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出发?”

“丽峰情况可能艰苦些,带过去的人全要男士,越快出发越好。”

“我们将派驻一支医疗队前往丽峰山区。”第一附院会议室灯火通明,凌远站在会议桌前,“本着自愿报名的原则,我个人建议优先考虑家庭负担不重的同事,大家散会后可以找陈绍聪医生报名。”

“呦,庄教授您去灾区季局放心吶。”陈绍聪一边填报名表一边和庄恕斗嘴,“他可别一天到晚在我们这儿防爆演练。”

庄恕一边签字一边翻了个白眼。

“蔺晨,我们这可不收中医。”陈绍聪另拿了文件给他,“蔺主任,您暂调院长办公室。”

“新闻发言人?!”蔺晨拿着委任状哭笑不得,从即时即刻开始,他就全权代表第一附院向外界发言。

“主任,我来报名。”赵启平换了医师袍,瘦长一条站在陈绍聪面前。

陈绍聪脸色变了几变,干脆一把将他拉到一旁:“太子爷,咱别捣乱行不行?”

赵启平板着脸色,又重复了一遍:“主任,我申请去灾区。”

“不行!”陈绍聪咬着后槽牙,也没跟他客气。

“我一没老婆二没孩子,我爸刚四十,也不能让我照顾老人吧。”赵启平寸步不让,“为什么不让我报名。”

“你还敢提你爸?”陈绍聪一巴掌就照着赵启平后脑勺招呼过去,“你爸就你一个亲人,你忍心吗?”

“我失去救人,哪有这么大危险系数?”赵启平抢过陈绍聪的报名表就要签字,“我爸会同意的。”

陈绍聪一把薅过赵启平手中的报名表:“这个医院所有老人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你问问他们同不同意。”

赵启平转过身,只见庄恕和蔺晨十分严肃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