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正经的甜文写手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月满西楼(现代黑帮AU)三十一

第三十一章

若说纸醉金迷谁能敌得过蔺晨,一场巴洛克式的婚礼最需要什么,最需要蔺大少这样奢侈不艳俗、浮华不浮夸的“纨绔子弟”了。

他穿着迪奥最新款的早春风衣里面打底了一件樱花粉的衬衣,正坐在商行里陪于曼丽挑纱幔,雪纱金线,寸纱寸金。明楼躲了清净,大手一挥撕了一张支票签上名字——需要多少钱自己填。

“蔺晨哥哥,好看吗?”于曼丽手中拖着一条用金线绣着西番莲花纹和缀满血红宝石珠子的白纱。

“不好看,”蔺晨喝了一口服务员奉上的咖啡,“红宝石怎么配呢?”

“不如这条。”蔺晨随手扯出一条纱幔,白丝和金线交织在一起织就的,晚上灯一照就是万千星辰。

“太素了些。”

“我给你找的北欧师傅往上添两条蕾丝。”

明楼看着于曼丽和佣人拎着大包小包进门来,他不禁对阿诚感慨道:“蔺晨是个有效率的人。”

阿诚正坐在明楼身旁看报纸,听了明楼的话抬起头看了一眼乱哄哄的女佣,笑道:“谁叫蔺晨是女人堆儿里长大的。”

“我大老远就听见明家老二在编排我。”蔺晨抱着手臂走过来,也不客气,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鲜榨的果汁。

“受累,明天在陪着曼丽把蛋糕和甜点定下来。”明楼说着又写了张支票递给蔺晨。

“还买?”蔺晨口中的果汁几乎要喷出来,“我前天订场地,昨天盯装修,今天买配饰,明天还让我买买买啊?!”

“受累受累。”明楼不由分说将手中的支票塞进蔺晨手中。

“看在小曼丽的面子上……”蔺晨耸耸肩。

明楼合了阿诚手中的报纸,他对着曼丽轻轻招了招手。将要成为新娘的女人脸上永远带着淡淡的血色,小姑娘笑嘻嘻的跑过来。明楼将她带上楼去,自己的卧房。

明家大少爷的卧房顶宽敞,内外两间,外间充作书房客厅,里间起做休息。他床头柜子底下是一台保险柜,旁人从不见他往外取些什么东西,有人好奇问起来,明楼只说装些精致的小玩意。

阿诚十分顺从的弯下腰,拧开保险柜的密码。

于曼丽看着保险柜里一件件璀璨夺目的珠宝,移不开步子。

果然,只有女人才爱这些。明楼撇了撇嘴,径自从保险柜里取出一只海蓝天鹅绒的盒子递到曼丽手中。

于曼丽翻开方方正正的大号首饰盒,里面静静躺着一整套红宝石首饰。她轻轻拿起一只耳坠悬在耳畔,好似挂了一颗浓艳的鲜血。

“虽说你自幼长在我明家,可该有的聘礼还是要下的·。”明楼合了保险柜的门,那些璀璨的珠宝继续沉睡在暗无天日的黑夜中。

于曼丽捧着那一套价值连城的首饰自然十分欣喜的下了楼。

明楼合眼倚在床头,阿诚凑过去用牙齿厮磨他的耳垂:“大哥那我送你的里屋做人情。”

“你还好意思说!”明楼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将头埋进枕头里。

他长期寓居在家,身上只穿着那件墨绿色的真丝睡袍,一截苍白的大腿露在外面。阿诚借机摸了上去,明楼懒得理他,干脆用脚踩着他的大腿。

苍白的大腿没什么血色,干净得像瓷娃娃一样。阿诚怕他腿疼,只好拿了被子将人裹在怀中。

那时阿诚正是二十出头精力旺盛的毛头小伙子每天折腾的明楼半死,明楼烦他烦的要死,干脆自己每日宿在书房不肯出来。

阿诚见身边的朋友常买些精致的首饰哄身边的女伴,他干脆直接拍了一套古董红宝石首饰回来给明楼,气得明家大少爷一个月没给他零用钱。不过那套首饰倒是被明楼珍藏进了自己的保险柜里。

后来阿诚顾念着自家大哥这辈子过的辛苦,恨不得将这世上一切最好的都奉到他眼前,包括女人爱的那些翡翠珠宝,在他心里只有那一抹浓艳的血色才配得上明楼。

就在阿诚神游的时候,明楼已经打了个盹,他半睡半醒间看见阿诚神游天际的痴态不禁发出低沉的笑声。

“大哥。”阿诚翻了个身压在他身上,“我想摸摸你。”

明楼眨了眨眼睛:“你肯定不是只摸摸。”

那边两人在楼上的卧房打得火热,这边蔺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帮于曼丽在网上挑选喜糖的盒子。

“蔺公子。”女管家阿香弯下腰来,“七少派人来接您了。”

“七哥!”蔺晨随即一跃而起直接蹿上了停在院外的那辆黑色奥迪。

“蔺晨哥哥走的好急啊。”曼丽看了看蔺晨留在椅背上的外套。

“大概想情郎了吧。”阿香摸了摸下巴,“曼丽小姐晚上想吃些什么?”

萧景琰正坐在车里发微信,只见蔺晨蹿了进来一把关上车门:“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