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 十三

终于在一起了。



谭宗明,你是我的望穿秋水,我的一眼桑田。

赵启平的腹部软组织挫伤,谢童的小臂轻微骨裂。赵启平认识谢童,前几日爆火的摇滚歌手,一向走放纵不羁路线。

他甚至都能想到明日新闻头条——当红歌星与晟煊太子爷为一女子当街大打出手。他忽然想笑,继而又觉得自己心真大,居然还笑得出来。

谭宗明站在门外看着赵启平,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却始终没有推开的勇气。他要怎么说呢?质问赵启平为了女人打架吗?

到底还是身后的老严一把推开了病房的门,大大咧咧的走进来:“启平,你伤的重不重?医生怎么说?”

谭宗明站在门口,阳光照在他的半张脸上。

突然赵启平飞奔过来扑向谭宗明,他扯到了腹部的伤口,整个人疼的龇牙咧嘴的挂在谭宗明身上。

谭宗明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担心,他瞪着赵启平嘴角的淤青想要将他抱回床上。

赵启平的手紧紧攀着他的肩头:“沧海是你,桑田是你,昨夜星辰还是你。我走遍的全世界,多少人从我生命里往复,我闭上眼,到头来还是你。”

谭宗明被钉在原地,他的手还抓着赵启平攀着他肩头的手指:“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严站在一旁搓搓脸,没见过谭宗明这么怂的人了。说什么?说爱你呀!

“说你怂。”赵启平忽然笑起来,“你还要推开我吗?”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十分严肃,然后他用手紧紧卡住对方的腰:“我们回家。”

“你那个女朋友是不是没有脑子?”谢童的经纪人要被气的吐血,“报警?她知道这是多大的负面影响吗?”

“也怪我,不该动手。”谢童十分诚恳地想经纪人道歉。

“这种给你戴绿帽子,做事没有脑子的女人,我劝你赶快分手。”经纪人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小伙子好好一个人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真不怪关关是我一时冲动。”

“打住打住,”经纪人摆摆手,将一份合约放在谢童面前,“美国公司的邀请,公司打算让你走国际路线。”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谢童迟疑的接过合约,居然是leading的合作邀约,“下个月?!”

“没错,你最近准备一下。”经纪人按了按他的肩膀,“公司还有公关要做。”

“那我女朋友怎么办?!”谢童一下子站起来。

“你还有工夫想着她?”

谭宗明坐在沙发上,赵启平蜷着腿坐在他怀里,细长的胳膊则吊着他的脖子。谭宗明用药酒轻轻揉赵启平小腹上的淤青,就像抱着一只小豹子。

“谭宗明。”赵启平哎呦一声按住老谭的手,“你轻点。”

“没大没小,你现在连爸爸都不叫了。”谭宗明不轻不重按了一下怀中人的伤处。

赵启平倒是没什么反应,歪着头打量了一眼谭宗明,突然坏笑起来。他将头枕在谭宗明颈窝:“爸爸爸爸爸爸……”微弱的呼吸喷在谭宗明的脖颈上。

谭宗明的脖颈痒痒的,他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赵启平腰间光洁柔韧的肌肤。

“爸爸,”赵启平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你的手往哪摸呢?”

“你小子,太坏。”谭宗明干脆将赵启平推到一旁,从沙发上坐起来。

午后的窗外乌云密布,一场秋雨一场寒,眼看恐怕又是一场大雨。这种天气最适合窝在家里吃饭睡觉、谈情说爱。

赵启平刚刚戳破和谭宗明的那层窗户纸,关系上微妙的变化并没有让他们之间的相处有何不同,唯一不一样的便是谭宗明更爱与他亲昵。

“要下雨了。”谭宗明合了窗,“晚上想吃什么?”

谭宗明站在窗前缓缓转过身,铁灰的天空低沉,赵启平扑过去:“抱一会在吃晚饭。”

“又抱?”谭宗明接住他。

“以前你总是那样,我都不敢和你太过亲近。”赵启平有些控诉谭宗明的绝情。

果然五点一过大豆般的雨点儿就噼里啪啦砸下来,窗外狂风大作,雷雨交加,雨点儿打在玻璃上跟击鼓一般。

小区里不知是谁家的自行车倒在地上。

赵启平向窗外看了一眼,转身关了插座上的开关。

雷雨天气他一向尽可能少用电器,谭宗明煮了一锅火锅面,两人围坐在茶几前吃面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