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十二

老谭和平平终于要有飞速的进展了。



赵启平拿着手机躺在沙发上打阴阳师,最近他特别懒,每天下班就躺在沙发上打游戏。谭宗明尽职尽责的陪在赵启平身边和他共度亲子时光。

“爸爸,你看这个好不好看?”赵启平指着屏幕给谭宗明看,觉醒后的姑获鸟换了张人脸。

“不好看,阴森森的。”谭宗明实在对于游戏没有什么兴趣,他起身去厨房沏茶。

赵启平将手机扣在床上跟着他一起挤进卧室:“我想喝梅子绿茶。”

绿茶加了盐津过的青梅,有一点酸有一点甜,还有一点咸涩,谭宗明不大喜欢,他将梅子浸在绿茶中:“为什么喜欢这种味道?”

“五味杂陈融合其中,就像人生呐。”赵启平轻轻吹凉玻璃杯中的热茶。

“冬天应该多喝些红茶。”谭宗明洗干净手,从冰箱中取出一袋子茶饼,“要喝个下午茶吗?”

“嗯……”赵启平歪着头看他,“可以。”

谭宗明笑着走过去,还像小时候那样揉了揉他的脑袋。

赵启平用精致的小瓷碟给茶点摆盘。

“平平,你有电话。”谭宗明将一只手机递过去。

“喂,你好。”

“赵医生吗?我是关雎尔。”关雎尔站在电话的另一端,心中不免七上八下,赵启平那样的出生那样的人才,实在离自己太遥远。

“关小姐,你好。”赵启平心安理得让谭宗明帮自己举着手机。

“赵医生,你不用叫我关小姐的,叫我关关就好。”

“关关,你好。”赵启平笑了笑,没有注意到谭宗明微微蹙起的眉头。

“赵医生,上次你请我听了一场这么好的音乐会,我怎么也要回请你吃顿饭。”

赵启平将手中的点心盘子递到谭宗明手中,自己接过手机:“我也应该感谢你陪我赴约,不必如此客气。”

“那场音乐会的门票千金难求,赵医生就给我个报答的机会吧。”关雎尔的声音显得可怜巴巴,“就吃一顿饭而已。”

赵启平沉默了片刻:“好吧。”

他挂了电话走进客厅,只见谭宗明端着茶盏正在慢悠悠的品茶,是不是吃一块小点心,似乎对他通话的内容一点不感兴趣。

“爸爸,真对不起,今天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赵启平坐在谭宗明身旁。

“就是上次陪你听曲和音乐会的女孩子?”

“是的,爸爸。”谭宗明的脸上看不出神色,赵启平不自在的挪动着身子。

谭宗明忽然露出一丝笑来,他摸了摸赵启平的脸:“阿拉平平长大了。”

“不是的!”

谭宗明笑着捏了捏他的嘴:“宝贝儿,玩的开心。”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在心中冷笑——好一个绵里藏针。他负气连招呼都没打,便独自出了家门。

谭宗明坐在书房里深吸一口气,手中的钢笔压在信纸上,笔尖随之报废。他拿起手机给老严发微信——出来喝酒。

老严十分戏谑看着谭宗明将一杯杯伏特加灌入口中,一旁的Zakuskis几乎一点没动,奈何谭宗明天生海量,千杯不醉。他将一块沙丁鱼放入口中,然后用扣住老谭端着酒杯的手腕:“行了。启平就是跟朋友吃个饭,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个小姑娘很好,聪明单纯贤惠,配得上平平。”谭宗明将空了酒瓶扔在一旁,让酒保又开了一瓶新的。

“我看你是醉了。”老严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你天天逼着启平和别人多接触,他心里装着谁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后悔了。”

“所以呢?”

“但我必须要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谭宗明满口苦涩,“我没有权利把他圈在我的世界里,然后告诉他,这就是世界的全部。”

“我说不过你,”老严给他斟满了酒,“你还是多喝几杯吧,喝醉了赶快给你送回家。你知不知道自己很耽误我时间。”

赵启平和关雎尔这顿饭吃的到算是闲谈甚欢,他隐约可以感觉到关雎尔对自己的好感,但他一直和对方可以保持了些距离。并且关雎尔也不是一个会轻易越界的人,他们一起聊聊交响乐和戏剧,到有了不少共同话题。

“今天多谢关关款待了。”晚餐结束后,两人并肩走出餐厅,赵启平十分诚恳的道谢。

关雎尔笑的有些羞涩。

两人正准备下台阶,突然一个人飞奔上前狠狠推了一把赵启平,赵启平莫名其妙的抬起头,面前是一位英俊的男青年。关雎尔且认得他——那是谢童。

“你他妈敢勾搭老子女朋友?”谢童一拳打在赵启平下巴上。

“谢童你疯了?!”关雎尔随即反应过来,一把上前死死拽住谢童,“你别闹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谢童双目通红的看了一眼关雎尔,随即一把推开她,一拳打向赵启平小腹。

赵启平岂是个肯吃亏的主,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飞起一脚蹬在谢童肚子上。

今天莫名其妙挨了一拳不说,还被当作第三者插足别人的恋爱关系,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种冤屈?更加之他今天在谭宗明那里受了一肚子委屈,正要找地方发泄,登时和谢童厮打在一起。

关雎尔吓得脸色苍白,仓促间拨通了110.

谭宗明坐在酒吧里刚刚有了些微醺的感觉,听到赵启平打架进医院的,顿时酒醒了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