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月满西楼》 三十(明楼的养病日常)

明楼随即接受了二尖瓣更换手术,他心头那颗闭合不全的小零件终于被换了下来。折磨他良久的房颤和咯血终于得到了缓解。

别看明楼平时病病歪歪的,手术倒是顺利的很。

阿诚拉开卧室的床帘,久病的人要时常晒晒太阳。

明楼坐在贵妃椅上,他眯起眼睛,到头来无论是蔺晨、周凯、庄恕还是自己,居然都有了个好收梢。

其实在今日之前,他为自己想过无数种死法。可能倒在火并的血泊中,也许在某一次暗杀中命丧黄泉,甚至是被最亲最爱的人背叛死在他的枪口下,当然最好的是一病不起溘然长逝。

如今看来,他还能好好的活上好些年。

“大哥……”明台探进来一个脑袋,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

明楼接过来,多瑙河畔,王天风背对着镜头没有摆任何动作,似乎一点不在乎要拍照,只是为了证明来过。

明楼将照片反扣在腿上,他阖上眼睛轻轻哼起一首曲子。明台听了听,那首曲子叫做《蓝色多瑙河》。

阿诚反手一巴掌把明台推出屋门:“大哥要休息了。”

他俯下身似是要取走明楼腿上的照片。

“若有朝一日斯人已逝,你又当如何。”明楼扣住他的手腕。

阿诚干脆席地而坐,和明楼十指纠缠。

“生死相许。”阿诚笑了笑,“您可是想大姐了?”

明楼睁开双眼,他望向窗外,天气渐渐回暖,有一只桃树已经耐不住寂寞,开起了花。

“生死里走了一遭才知道,”他俯下身看着阿诚的双眼,“明诚,我想让你好好活。”

什么生死相许,至死不渝,都是骗人的。明镜说让王天风替自己环游世界,那都是骗人的,是找个理由让他活。

天道无情,太上忘情。可是相忘谁先忘呢?

“哥哥今天嘴这么甜,准你出去晒晒太阳。”阿诚倒是不见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站起身拿了一盒蛋卷给他,“说好的,等你病好了就给你吃,说话算话。”

明楼笑了笑,苍白的脸上似乎也有了些许血色。

一番风云变迁,明诚这个曾经佣人的养子、来历不明的家奴踩着累累白骨替明家再次站在权利的顶峰。执掌明家,接任坐馆,雷霆手段横扫一切阻碍。

明家、黎家、汪家、梁家、程家再次坐在那张圆桌之时,一切尘嚣落定。

明诚坐在昔日明楼做过的那把交椅上,心中不禁冷笑,红木高背大倚坐起来空落落的,又冷又硬,还真是个三煞位。

有人说他软禁了明楼,踩着大哥爬上了至高之位,也有人说他成了萧景琰的爪牙,萧家老七替他除掉了明楼。

听到这些消息时,明楼已经拆开了第三盒蛋卷,他摆了摆手:“以后任何事情不必再向我禀报。”

现在明楼有了新任务,陪着于曼丽试婚纱。明氏和王家的联姻自然惊动了很多人,不过头一项要紧事是让曼丽风光大嫁。

明台被发配到明氏,忙的抬不起头来。明诚最近倒是不忙,可是曼丽小祖宗鼓着嘴,说婚礼非得阿诚哥操办才成。

可怜明家家主跑了酒店跑婚庆,倒是明楼天天陪着于曼丽选什么样的婚纱好看,敬酒穿什么裙子,要搭配什么首饰,去哪里度蜜月这些事宜。

于曼丽试了一件将近两米的大拖尾婚纱,香槟色的纱裙,领口和裙摆都点缀了碎钻,腰身上的类似是东欧的工匠手工织出来的,精致得让人不敢碰。

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便要脱下来。

“不好看么。”明楼问道。

“显得我好矮。”于曼丽皱起眉,小脸上的五官都皱在一起。

众人都为难起来,这已经是婚纱店里最贵重的一条裙子里,可是于曼丽依旧不满意。

“我给你找个裁缝。”明楼不以为意,“包你满意。”

“做婚纱的裁缝?”于曼丽只当明楼开玩笑。

折腾了一下午,虽然一件衣服也没买,但是明楼依旧慷慨地付了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