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十一

感谢钟汉良老师的友情出演,谭爸爸就是这么“不要脸”。


谭宗明下颚有一颗痣,颜色淡淡的,就像不知怎么溅上的一滴泪,笑起来让人觉得那颗泪还挂在脸上,无端惹人垂怜。可惜,他本身却不是一个懦弱的角色,甚至称得上铁腕了。

赵启平依照之前的约定,今日难得开了车来接上在金融街工作的关雎尔共赴音乐会。

今日关雎尔穿了一件米色的针织连衣裙,浅粉色大衣,娟秀又文静,极其适合出席音乐会这种场合,又不会显得整式的夸张。

“赵医生……”关雎尔看着车头三叉戟的标志,欲言又止,她记得上次见面时赵启平开的还是一辆豪华版劳斯莱斯。

赵启平倒是无所谓的摇摇头:“都是我爸的车。”

“赵医生跟父亲感情真好。”关雎尔常听曲筱绡讲一些豪门斗争,父子夺权、兄弟倾轧的故事。

赵启平倒是认真想了想:“他从小带着我讨生活,虽然那时候日子苦些,可是感情也更深些。”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用在谭宗明身上再合适不过。

关雎尔一时不知道该和赵启平说些什么,低着头握着手机发呆。对着外人,赵启平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一路只是专心开车。

到了音乐厅关雎尔才注意到赵启平车后座上放了一束鲜花,难怪车上一直有一股清幽的香气。他拿着花带着关雎尔直接进了偏门,通往后台休息室。

艺术家总是上了点年纪的,赵启平记得曲和比谭宗明还要大上不少岁数。

他换了黑色暗纹的西装,暗红近乎黑色的领结,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关雎尔觉得曲和比电视上还要瘦些,他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纹路,退去年少时的单薄青涩,岁月沉淀了内涵却没沉淀他的相貌,美人迟暮也依旧是美人。

“预祝您演出成功。”赵启平弯下腰将花放在曲和面前的茶几上。

“今天什么路数,居然带了个年轻小姑娘。”曲和还未来得及开口,只见高大的男人挤进了休息室的大门。

他实在是太高了,只能用挤来形容。

男人手里拎了一罐牛奶,穿着简单的黑色西裤,白色衬衣。关雎尔看不出牌子,但是可以感觉到,质地上乘价格不菲。

男人将牛奶递到曲和手里,只见他笑着说道:“一罐牛奶,我还以为你要跑遍大半个中国呢。”

对方揉了揉肩膀,十分没脾气的还嘴:“我这是凭着自己八岁时的记忆给你买回来的,将就吧。”

“中国那么大,你不要总待在马赛那个小地方。”赵启平转过头对关雎尔说道,“这位是黄志雄,黄叔叔,我爸的朋友,做艺术品投资生意的。”

“不用叫叔叔啊,除了赵启平,没人再叫我们叔叔了。”黄志雄摆摆手。

舞台上打了两束追光,一束照在曲和身上,另外一束打在曲和身后那位为他伴奏的小提琴演奏家身上。拉小提琴的男人长身玉立,轻合着眼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天!关雎尔激动地要站起来,还是赵启平虚扶了她一把才稳住身形。

“方浩声!”关雎尔小声叫道。

 “你喜欢方浩声?”赵启平好奇道。

“我听过他每一个时期的每一部作品。”说起自己心仪的音乐家,关雎尔收起一贯的内敛,侃侃而谈,“他创作前期酷爱炫技,后来因为听力问题沉寂了很久,复出后几乎完全转变了风格。他来助场应该是很好的噱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没宣传。”

“曲和一向不喜欢用这些噱头。”赵启平笑了笑,“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方浩声。”

“为什么。”关雎尔不经意皱了皱眉,可见他十分不认可赵启平的话。

“小时候我爸爸忙起来就把我扔在不同的朋友家过几天,在我方叔叔家的时候呢,日子格外不好过些。”赵启平伸出自己的手,“他忽悠我爸,说我有一双弹琴的手,那时候每个周末都关在他家弹钢琴。后来我没办法了,只好骗我爸,说我想当医生,不喜欢音乐。结果,你猜怎么着,我爸说那好呀,我带你去凌叔叔家玩。凌叔叔也是我爸的朋友,是做外科医生的,很会念书,结果我就从弹琴变成了辅导功课。”

关雎尔被赵启平逗得笑弯了腰,又不好出声音。可是她笑过之后,就陷入了深深的自卑。那些在她看来高不可及只能仰慕的人,对于赵启平来说那不过是一位亲友,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赵启平今日做足了绅士,音乐后结束后他带着关雎尔进了后台。

方浩声正在讲电话,他讲了一口十分软糯的广东话,看见赵启平只是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自便,然后加快了语速。

“我都不知道你回国了。”方浩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赵启平对面,“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月,就在凌叔叔的医院。”赵启平眨了眨眼睛,“方教授,这位关小姐十分喜欢你的曲子。”

关雎尔红着脸要到了合照和签名。

“可惜啦,”方浩声拧上钢笔,“你不喜欢做音乐,不然收你做我入室弟子。”

“怎么会不喜欢音乐,说起来我对于交响乐的启蒙还对亏了您,”赵启平插科打诨,“只是这么高雅的东西拿来赚钱就不好啦。”

“混小子。”方浩声作势要揍他,“曲和不在,看谁护着你。”

“赵医生,今天太谢谢你了,”告别时关雎尔十分认真的对他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多大师近距离接触。”

“女士开心就好。”赵启平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家门。

谭宗明今晚难得没有工作也没有上床休息,而是坐在沙发上翻看手机。赵启平站在玄关愣了一秒钟,谭宗明扭过头看他:“发什么呆?”

“爸……爸爸。”赵启平走进来,在他想来谭宗明应该是特意推开工作,结果他却爽约。

“吃饭了吗?”谭宗明对着赵启平的时候笑得像个馒头人,一切神色如常,“给你买了凯司令的蛋糕。”

“爸爸,你今天没有工作吗?”赵启平坐在谭宗明身旁,惴惴不安的问道。

“本来有个会,我给推了。”谭宗明捏捏他的脸,“喝牛奶吗?”

“爸爸,”赵启平还穿着大衣,整个人挂在谭宗明身上,“都是我不好,本来说好一起去听曲和的音乐会。”

谭宗明只好带着赵启平进了厨房,他不喜欢牛奶,谭宗明就只好每晚给他冲奶粉:“是爸爸做得不够好,太忙了顾不上你。再说了,你多交几个朋友不是好事么。”

“我不要朋友。”赵启平勾着谭宗明的脖子,和他亦步亦趋,“有你就够了。”

“平平,”谭宗明正色道,“我们是家人,家人永远不会离开你,但是朋友也很重要。”

赵启平喝了一圈牛奶胡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也不说话。

果然,谭宗明立刻软了下来,接过他的大衣和围巾:“我给你放热水,赶快洗个澡睡觉吧。”

“爸爸,你不睡吗?”赵启平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只见谭宗明背对着自己坐在床上。

谭宗明用手遮住他的双眼:“好好睡觉,爸爸处理些工作上的事。”

老严给他回了微信,字里行间不乏调侃——故意让小女孩勾引自己儿子,你也是独一份。

谭宗明笑了笑,将手机扔到一边。

“怎么样?怎么样?”关雎尔一进门邱莹莹就扑了过来。

关雎尔如实和大家讲了赵启平今天带自己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咱们和赵医生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都想象不到曲和和方浩声是看着他长大的。”

“这有什么的?”曲筱绡一扭一扭走过来,“他不是喜欢高雅么?难道你不够高雅?再说了,男人都喜欢无知小女孩。”

“我……”关雎尔哽了哽不知该说什么,她家境良好,能说流利的英语,懂得音乐和美术,就算她从未讲过,但是内心里还是渴望自己的未来是和那些普通女孩子不一样的。

“我跟你讲,”曲筱绡拉着关雎尔,“今天他请你听音乐会,明天不如你回请他吃顿饭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