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十

可能未来的日子老谭会有些腹黑,关关会有些绿茶。


上海的初冬算不得太冷,只是阴阴的,昨夜又下了雨。因为下班后要赴约的缘由,赵启平穿的并不十分正式,一件鸡心领的白色学院风毛衣,衣领又红蓝条纹装饰,外面罩了一件休闲款的黑色连帽大衣。

火锅店人声鼎沸,水汽氤氲,冬季正是做生意的好时候。他脱了外套搭在手上,关雎尔抬起头刚好看到高高帅帅的赵医生站在自己面前。

小门小户的孩子行动总会畏手畏脚,曲筱绡一样的富二代又疏于考虑别人的感受。关雎尔在心里默默想,大概赵启平那样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天之骄子吧?

众人落座,边吃边聊。无论是曲筱绡环游欧洲的见闻还是邱莹莹对于咖啡鉴赏的知识,赵启平总能有话说。并非故意炫耀,而是在对方讲话时恰到好处的答应一两句,既不会冷场又调节气氛。难得的是句句都说在点子上。

“既然关小姐也喜欢交响乐,我这有两张票,”赵启平说着从包里取出两张音乐会的入场券,“你刚还可以和朋友一起。”

一位法籍华裔大提琴家的亚洲首演,VIP正中间。

“太贵了,”关雎尔连连摆手,“我不能要。”

“本来打算和我父亲一起,可惜他脱不开身。”赵启平挑了挑眉,“难得遇见一位喜欢交响乐的女士,不如顺水推舟做次好人。”

关雎尔本来不好意思,奈何赵启平手中得票太吸引人,她接到手中道了谢,又忍不住问道:“赵医生为什么不找朋友一起?”

赵启平听了关雎尔的话先是一笑,随即摇了摇头:“朋友就算了,音乐这种东西只有共鸣没有分享。”

“赵启平,我觉得你这人挺怪的。”曲筱绡端着酒杯和他捧了杯,直言不讳。

其实大家都在心里隐约觉得赵启平与众不同,只有曲筱绡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赵启平托着腮:“愿闻其详。”

“你热心帮樊大姐帮我,和我们聚会,聊天,可你跟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曲筱绡摇晃着杯子,补充了一句,“你跟谁都不是一路人,你比安迪还难搞。”

赵启平被曲筱绡逗笑了:“你这种说法我第一次听到。”

“赵医生,你的生活里不是只有你爸爸好不啦。”曲筱绡说着从关雎尔手里抽出一张音乐会门票塞回赵启平手里,“不能这么对待女孩子的,你把票都给她,人家会尴尬的。应该你一张她一张。”

“曲小姐……”

曲筱绡已经伸出食指挡在赵启平唇上:“不可不是让你约关关,我跟你讲的可是为人处世的办法。”

赵启平突然有些后悔拿了曲和送给他的门票做人情,他只不过觉得一群女孩子请自己吃饭不回赠些什么终究不妥。

“筱绡,你今天晚上那样,多尴尬。”回到欢乐颂,关雎尔不禁小声抱怨。

曲筱绡笑了笑:“赵医生可是个优质男,我在帮你好不好。”

“那……那你怎么不帮帮你自己?”关雎尔红着脸辩驳。

“别别别,”曲筱绡连连摆手,逃似的出了门,“诗词歌赋交响乐我可吃不消。”

赵启平回家前去了一家私家菜馆打包了一份谭宗明喜欢的醋椒豆腐汤和葱油面,进了家门果然书房的灯还亮着。

谭宗明穿着深蓝色的居家服,鼻梁上带着金丝边眼镜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另一只手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他手边放着一杯已经冷了的茶水。

赵启平料定自己不在家,谭宗明必定是随便就和着吃的晚饭。

打包的饭还冒着热气,他将汤和面都装进碗里,又切了水果端进书房:“爸爸,我帮你带了夜宵。”

谭宗明抬了头,他用手揉了揉眉心:“还是我家大儿子贴心。”

“该睡了,别喝茶了。”赵启平收了他的茶杯,“我帮你热杯牛奶?”

“别麻烦了。”谭宗明吃了口面,空落落的胃泛起暖意,“我下周不用出差了,可以陪你去听曲和的音乐会。”

赵启平瞪大了眼睛看他,嘴巴开开合合,良久才说道:“可我已经约了别人。”

谭宗明合了下眼,在睁开,依旧是一副好父亲的模样:“那很好,你一直也没什么朋友。”

谭宗明不介意对方的身份与否,是男是女,儿子不说,他也不肯多问一句。赵启平坐了片刻,只见谭宗明低着头专心吃面,一言不发,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谭宗明一碗面下肚,又喝了汤,抬头看了挂钟,对赵启平说道:“我还要看一会儿文件,太晚了,你快去睡吧。”

“好。”赵启平干巴巴应了一句。

卧室里始终留了一盏灯,赵启平裹着被子似睡非睡,谭宗明坐在书房里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老严冷冷嘲笑他:“老谭,心魔难消呐。”

“我不信佛的。”谭宗明神态冷漠,他手中的钢笔轻轻扣着桌面,“我只知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阿弥陀佛,你可不要胡讲,要遭报应的。”老严摇了摇头,“你又不肯好好跟启平在一起,又不肯放他一条生路。真不明白你在等什么,等黄花菜吗?”

“我要等平平真正爱上我。”

“呵呵,爱上你?”老严哈哈大笑,“咱们这个年纪,什么爱不爱的,得到手就是自己的。再说了,我看启平都要爱死你了。”

“是呐。”谭宗明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

“和启平一起听音乐会的就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小姑娘,”老严的声音严肃起来,“平时和启平也从未有什么交集,你不要乱来。”

“乱来?你想多了。”谭宗明挂了电话,抬手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总要让平平看看外面那些花红柳绿的风景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