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八

第八章

周凯在沙发上睡了一宿,腰酸背痛腿抽筋,他不禁感叹果真是岁月催人老。

周家高床软枕,赵启平裹着被子一时竟舍不得起来。周家的钟点工赶着时间做了早饭端上桌,曲筱绡洗漱出来发现周家早餐异常丰富,又西式的三明治、牛奶,也有中式的蛋皮小馄饨和火腿烧卖。并且她还发现周家的大餐桌上坐了好几口子凶神恶煞的年轻人。

“赵启平人呢?”曲筱绡溜边坐下,不安地问道。

“去叫启平起床。”周凯看了一眼正在吃馄饨的小弟。

那人立刻老老实实放下碗上了楼。

曲筱绡相信周凯以前一定是个黑帮大佬,并且现在的影响力也不低,备不住拉开衣领还能看到一条过肩龙。

周凯穿着宽松的真丝睡衣站在飘窗前,他细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醒盹,宽大的衣领垂下露出一截突兀的锁骨。解甲归田的大佬纵然不问世事岁月安好,但他身上的血腥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消散的?

有故事的男人,曲筱绡托着腮悄悄打量周凯。有钱、有模样、有故事,只要轻轻勾勾手,小姑娘便前赴后继的涌上来。

但是曲筱绡不一样,她是商人,懂得暗中观察,执着于皮相更看得清利益关系。显然,周凯那样的男人不是自己可以沾染的起的。

赵启平穿着周凯的睡衣,哈欠连天的走下楼:“早。”

保姆盛了粥,只听周凯说道:“一会儿派人去给你平事儿,现在赶快吃早饭,吃完送你回上海。”

赵启平愣了片刻:“我不回去?”

周凯皱了皱眉,他从来不懂的哄孩子,随手点了一个小弟:“送启平少爷回家。”

“周凯!”赵启平反应倒是快,“你敢用强,我就告诉洪叔你抽烟。”

周凯冷眼看着赵启平,叼着烟冲他招了招手:“跟我过来。”

赵启平瞪着一双大眼珠子正在分析利弊,周凯直接将他薅进了后院。

“跟你爸爸那别扭了?嗯?”周凯弹了弹烟灰,“你爸都跟我说了。”

“谭宗明这个叛徒。”赵启平嘟囔一句,“谁稀罕和他闹别扭。”

周凯叼着烟看着赵启平,忽然眯着眼睛笑起来:“就因为老谭不肯和你get laid?”

赵启平的脸通红起来,他后退一步:“怎么会有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

“小孩,”周凯拉了把椅子坐下,“你的心思全写在脸上,外人都看得出,老谭怎么会不知道。”

“你不要说了。”赵启平瞬间眼眶都红了,他直愣愣的看着周凯,“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把他当做我的父亲。”

“呦呦呦,”周凯冷笑一声,“你说老谭这么多年怎么就没遇见一个看对眼的女人呢?连逢场作戏都没有过。我认识谭宗明时他就一个人,这么多年他还是一个人。”

“你是说我还有机会?”赵启平抬起头,眼中充满了希冀。

周凯扑哧一声笑出来:“天啊,赵启平,你都二十六岁了还天天和老爸睡在一张床上,正常父子谁会这样。”

“爸爸说我们这是相依为命。”赵启平低下头,沉默不语,他在思考,可惜思维混乱。

“是哦,相依为命要亲亲抱抱举高高,除非你是白痴。”

“凯凯,快快快,我要回上海!”

“快走吧,”周凯挥挥手,“去晚了小心唐僧肉没有啦。”

院子里的劳斯莱斯一溜烟开走了,周凯冲曲筱绡勾勾手指:“启平回上海了,一会儿我的人会跟你去解决你邻居的家务事。”

赵启平开着谭宗明的豪车一路奔回了佘山的大宅。

谭宗明坐在午后的阳光里,阳光照在玻璃幕墙上,折射在他的睫毛上,他的眼睛泛出琉璃色的光芒。

赵启平冲上前:“爸爸!”

“怎么了?”谭宗明抬起头,抿着嘴冲他笑,轻轻握了握他的双手,“怎么这么凉?”

“谭宗明。”赵启平听见自己胸口起伏的声音。

“越来越没大没小。”谭宗明将紫砂壶里的温热的红茶倒出一杯递进赵启平手里。

赵启平站在谭宗明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他,让人磨没了脾气。

“你到底怎么了?”

“别离开我。”赵启平听见自己心里有金玉叩击的响声。

四十岁的男人笑起来眼角有好看的纹路,谭宗明勾起嘴角:“怎么会?”

孩子的脸,阴晴不定。小祖宗泫然欲泣,谭宗明便巴巴的把一颗心都拱手奉上。

“我不想住在佘山,可我也不想离开你。”

“嗯嗯。”

“你可以和我回欢乐颂吗?”

“嗯嗯。”

老管家带着佣人马不停蹄打包了谭宗明的行李,站在夜幕中目送主人带着赵启平驱车赶回欢乐颂。

他们似乎回到赵启平年幼时的那段蜗居岁月。住在一间小公寓里,谭宗明每天上班回家做饭带孩子,赵启平上学下学年少不知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搬到的佘山呢?庄园太大,如果赵启平乐意,他们可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一周不用见面。

他害怕这样,所以他选择出国念书,谭宗明陪读,这样他们又可以挤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

邱莹莹看着一辆劳斯劳斯停在楼下的车位上,谭宗明两只手都拎着购物袋,只好用脚踢开了车门,下车。

“谭总?”

谭宗明依旧微笑着为女士让路:“你是启平的邻居?”

“是呀是呀。”邱莹莹没心没肺的笑,没想到还能和大老板一起搭乘同一部电梯,“您是来看赵医生吗?”

“我现在也住在这里。”谭宗明如实相告。

邱莹莹下电梯时狐疑的看了一眼他,她想追问谭宗明是否破产,又觉得谭总衣着光鲜神采飞扬,实在不像出了什么状况。

白脱栗子蛋糕、奶油小方、啤酒、果汁、蔬菜、肉还有零食被谭宗明一样样塞进冰箱里,最后他还不忘在桌上摆了一盘洗好的葡萄。

赵启平准时下班,从医院走回家不过一刻钟的路途。

打开房门便又浓郁的酱香味传来,谭总身上还记着围裙,手中端着一盘年糕梭子蟹。桌上已经摆了三四样菜,看见赵启平进屋他便笑道:“洗手,吃饭。”

赵启平站在玄关,他忽然扑到冰箱前,拉开门,里面摆了蛋糕和果汁。——真像小时候。

邱莹莹今天做腊肉饭和白菜排骨汤,曲筱绡来蹭饭。几人站在厨房门口聊天。

“谭总不会破产吧?”邱莹莹将调好的酱汁摆上桌。

“不可能,他要是破产,上海的经济早乱套了。”曲筱绡翻了个白眼,将自己在南通的所见所闻说与大家,“而且我觉得谭宗明一定是黑白通吃。”

“我倒是觉得谭总人特别好。”关雎尔推了推眼镜,“筱绡,你最近的推断都不太准啊。”

曲筱绡切了一声:“你们了解谭宗明吗?他一没背景二没钱三没上过学,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你们以为光靠运气好就可以呀?”

“谭总一看就是正经生意人,捏别胡说啊,回来又瞎造谣。”邱莹莹绕开两人将煲好的排骨汤端上桌。

“他现在是正经生意人,那以前呢。”曲筱绡耸了耸肩,拿起筷子,“没有点手段是做不到这个位置的,谭宗明真不是我们能接触得了的。”

“请问有人么?”

“来啦。”邱莹莹打开门,只见赵启平站在门外。

“请问有醋吗?”

邱莹莹一愣,所及点头:“有有,我去给你拿。”

“谢谢。”

邱莹莹拿了醋瓶子出来递给赵启平:“赵医生还做饭啊?”

“我爸做。”赵启平拿过邱莹莹手里的醋瓶子,转身施施然的离去,“谢谢。”

邱莹莹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推了推曲筱绡的肩膀:“这个谭总真的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