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错

一生无所求

©桥错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神奇的邻居在哪里(设定就不告诉你)七

第七章

“平平?安迪告诉我你去南通了?”谭宗明从晚宴上散场,安迪直接找上了他,告诉他赵启平给着自己的邻居去南通帮樊胜美解决家庭纠纷。被儿子抛弃的老谭任命拨通了赵启平的电话。

“我都快上高速了。”赵启平坐在商务车的副驾驶上,懒洋洋的给谭宗明打电话,“爸爸我需要一辆车。”

“什么车?”谭宗明的目光落在安迪递给他的赵启平遗落在包厢的外套,“你连钱包都没带,你自己知不知道?”

赵启平掏了掏裤子口袋,果然钱包不在了:“没关系,现在都可以用支付宝和微信,有手机就可以。”

“好吧,你要什么车,我让司机在高速口等你。”谭宗明认命的叹了口气,“那你住酒店怎么办呢?”

“车当然越好越好,”赵启平吃了一块薄荷糖,“我去投奔凯凯。”

“没规矩,”谭宗明揉了揉眉心,“你得叫凯叔。”

“好啦,我知道了。”赵启平敷衍着答应,随即挂断了电话。

“王大哥,你受累高速口停下车。”赵启平对开车的王柏川说道。

“唉……”樊胜美叹了口气,语气中不无羡慕,“赵医生,真羡慕你有这样的父亲。关心你,维护你,对你说话永远心平气”

“还那么有钱,对不对?”曲筱绡伶牙俐齿的补充,“晟煊的太子爷。”

赵启平反倒无所谓的笑了笑:“其实我很好奇家庭纠纷是什么样的,谭宗明是我的养父,我们都是孤儿,而且他的年纪其实不足以做我的父亲。”

众人还是第一次听赵启平讲自己的事情,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赵启平反倒十分坦然:“我爸爸收养我的时候我六岁,他那时才不过二十岁。其实他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不过那时候孤儿院实在资金紧张,我上不起学,我又倔的很不肯跟其他领养人走,他又向院长保证会送我去念书,所以才破例让他把我带走的。”

“二十岁?”邱莹莹好奇的追问,“那谭总为什么要收养你?”

“因为我们在一个孤儿院长大,”赵启平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我一出生就被抛弃在孤儿院,那时我爸爸也就十四岁吧,一直是他照顾我。十八岁时他离开孤儿院,他答应要带我离开,结果过了两年以后他来找我。”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赵启平笑了笑:“我的养父呵护我,保护我,尊重我,他站在金字塔的顶端用金钱和权力给我铺出了一条康庄大道,骑士一样站在我身后。也许我的生活真的比你们要轻松,但是请允许我对正常的家庭生活有一点好奇,可以吗?我真的很想知道父、母、孩子构成的奇妙组合到底是什么样的。”

“赵医生,”邱莹莹眼圈都红了,“如果谭总不是你爸,那这简直就是经典的爱情故事。”

“莹莹,别瞎说。”关雎尔赶紧拉住她,不让她继续胡言乱语。

高速路口到了,赵启平换了一辆劳斯莱斯:“我去找个人帮忙,曲小姐一起吗?”

“为什么要带上我?”曲筱绡系上安全带,明知故问。

“就你鬼点子多,我去找帮手,咱们想个法子一次性解决问题。”赵启平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天啊,我爸为什么要用这辆车。”

赵启平和曲筱绡驾车驶向南通城郊,曲筱绡看着夜色中越来越幽静的小路抱怨:“我们今晚还能不能回市里的酒店?”

“今天在我朋友家住一夜,明天去和邻居们汇合。”赵启平将车开进了一片郊区的别墅区,那里房屋建造的密度极小,大多是两三层的白色欧式小洋楼。

车子停在别墅区的最深处,曲筱绡率先下了车。月亮隐藏在树林间,她不禁感叹道:“这观景真好。”

赵启平带着她轻车熟路的推门而进,没打任何招呼,就想到了自己家一样。

就连一向行为乖张的曲筱绡都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你不打招呼就进别人家啊?”

房间里铺了昂贵的松木地板,赵启平一边站在玄关处换鞋,一边朝着屋里喊:“凯凯,我回来啦!”

不一会楼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头顶的水晶吊灯亮起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睡眼惺忪的站在楼梯上。

“浴室有热水,冰箱里有夜宵。”男人说完话一刻不停的转身往卧室走去。

那个男人不在年轻了,极为高挑的身材,骨骼消瘦,筋脉突兀,是一种线条极为凌厉的美。不过寥寥数句对话,曲筱绡心中已经知晓,此人绝非池中之物。

“凯凯,我们是来找你帮忙的。”

周凯神情萎靡的蜷在沙发上,他嘴里叼着一棵细长的香烟,半睁半闭着双眼打量着赵启平。

“我觉得这种事还得你出面。”赵启平向他简单陈述了一番樊胜美的家事。

“家务事最麻烦。”周凯掐灭了烟,一头扎在赵启平身上,“我困了。”

“你不管那我就只能自己出面了。”赵启平也不介意,耸了耸肩。

“不许去。”即使是在睡眠当中,周凯依旧准确勾住了赵启平的衣领,“明天我跟你们一起。”

“凯凯,就知道你仗义。”

“闭嘴,老子要睡觉。还有,叫凯叔。”周凯用沙发靠垫蒙住头,决定再也不理赵启平一句。

“走吧,”赵启平拍了拍沙发,对曲筱绡说道,“我带你去客房休息。”

“欸,他是谁啊?”曲筱绡忍不住追问。

“凯凯从良之前呢是黑帮大佬,”赵启平拍亮了卧室的灯,“现在退隐在南通,当地这些小混混总要卖他个面子。”

“你怎么认识的他?”曲筱绡越发觉得赵启平是个不可思议的人,他看上去孤傲难近,可接触下来才发现她另有一番古道热肠,甚至还有些古灵精怪。

“凯凯跟我爸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好兄弟,小时候带过我一阵子。”赵启平退出了客房,“好好休息。”

谭宗明的电话随即而到。

赵启平其实正霸占了周家别墅的主卧,周凯一头扎进沙发里懒得理他。

“呦,你好厉害哦。”谭宗明笑着听赵启平跟自己形容他是如何在周凯的大床上打滚。

“今天洪叔不在,凯凯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就不去惊动他啦。”赵启平打开周凯的小夜灯,点燃周凯有助睡眠的香薰蜡烛,拉上周凯卧室的天鹅绒窗帘,完美,睡觉觉!